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98章

-

第98章

“溫爾晚,你這麼維護許宸川,隻會讓他死得更快!”

她解釋道:“我都說了,是我找他。我母親那邊需要他幫忙。”

慕言深抓住她的肩膀,直接將她提起來拉到麵前:“你寧願偷偷摸摸的揹著我,來求他,都不願意好聲好氣的來求求我嗎?”

“慕言深”溫爾晚望著他,“我求你的次數還少嗎?”

她還要卑微到什麼程度。

下跪,討好,聽話,乖巧,忍辱負重

能做的,溫爾晚都做了。

可他施捨給她的,不及他給蘇芙珊的萬分之一。

蘇芙珊隨隨便便買個包都是幾十萬,刷他的副卡,她呢?

救命的藥錢,他都不願意給。

ps://vpkan

她還欠他兩萬塊錢。

慕言深微眯著眼:“你冇試過,怎麼知道我不會答應?隻要你姿態夠低,說不定我會同意!”

“你要是能同意,我今天就不會來見許宸川了。”

他眸內翻湧著怒火。

“行,溫爾晚,你真行!在我這裡要不到的東西,就來問許宸川要。他明知道你結婚了,還心甘情願的為你付出你這個女人,手段真是高明!”

“是你逼我的”

“那我就讓你,永遠見不到許宸川!”

溫爾晚回答:“你放了他,我以後絕對不會私下見他!”

慕言深一聲冷笑:“晚了!”

他死死的扣住她的手腕,抬腳踩在許宸川的胸膛上。

“聽好了。”慕言深渾身散發著強大的氣場,“你永遠贏不了我,永遠。‘慕戀’已經做起來了,你的‘梵潤’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溫爾晚瞪大眼睛:“慕言深你這是”

要收購梵潤嗎?

許宸川回國後就接管許氏公司,梵潤是他全權負責的,一旦被收購,股東和董事會就會罷免他!

這對他的前途,是毀滅性打擊!

“既然你這麼心疼他,我就讓你心疼到底。”慕言深說,“看看一個一無所有的男人,怎麼來拯救你,還有”

他的眼神向下,落在她的肚子上。

冇等溫爾晚說什麼,慕言深徑直拽著她離開。

許宸川掙紮著爬起來,捂著胸口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

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爾晚”

坐在車上,溫爾晚的眼睛乾得發疼。

慕言深一言不發的開著車。

氣氛極其沉悶。

車子停在帝景園的花園正中心,誰也冇有下車。

空氣中都是凝重。

“不要收購梵潤,不要,”溫爾晚率先開了口,“不是許宸川的錯,你不該懲罰他。”

“收購其實是遲早的事情,但是溫爾晚,你讓它提前了。”

“我和許宸川真的冇什麼孩子也不是他的,你就是不相信嗎?”

慕言深反問:“我憑什麼相信你?”

“可以去做胎兒親子鑒定!”溫爾晚說,“絕對不會是他的!”

他輕描淡寫的開口:“何必那麼麻煩,反正都要流掉的。”

不帶一絲情感。

溫爾晚側頭看著他。

路燈影影綽綽的光線籠罩在他臉上,更添了幾分寒意。

她把聲音放得很輕:“慕言深,我們好好談判吧。”

“你拿什麼跟我談判。”他輕蔑的低笑,“溫爾晚,你手上根本冇有籌碼!”

“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