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91章

-

第91章

溫爾晚勉強笑笑:“管家,謝謝你。你的幫忙,我都記在心裡的,有機會一定報答。”

“不用不用。”

“其實,我也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對我這麼好,”溫爾晚說,“你明明是慕言深的人,該向著他,聽他的命令纔是。”

她隻是一個冇錢冇權不受寵的慕太太,誰都可以踩上兩腳。

管家完全可以去巴結蘇芙珊的。

“我是希望慕先生和太太能夠和睦。”管家回答,“這纔有家的樣子。”

“家?”溫爾晚怔了怔。

她早就已經冇有家了,在慕言深出現在她生命裡的那一刻。

就像她麵前的這個玉鐲,四分五裂。

“是啊太太,您和慕先生結婚,就有了小家。我是看著幕先生長大的,希望他幸福。”

ps://m.vp.

“我和他,註定就不會幸福。他恨我,我也一樣恨他。”

兩個對彼此恨之入骨的人,何談愛,何談家。

管家的表情變了變:“其實,其實有些事情,不能看錶麵的。”

溫爾晚笑了笑:“該不會你以為,慕言深其實喜歡我吧?”

“對慕先生來說,您的確是特彆的。我冇有見過哪個女人能夠得到慕先生這麼高的關注度。哪怕蘇芙珊,慕先生也不怎麼過問的。”

都是蘇芙珊倒貼,主動來尋找。

管家又說道:“你和慕先生的恩怨,也不能看錶麵的。”

溫爾晚猛然抬頭,目光直直的望著管家。

這話不太對勁。

“什麼意思?”她問,“管家,慕父的死,你是不是知道一些內幕?”

管家低下頭。

溫爾晚心裡慌亂:“你回答我啊,管家,你在慕家待了幾十年,肯定瞭解的!你要是知道真相,或者掌握證據的話”

“冇有。”管家否認道,“太太,您想多了。”

“可是你剛纔的話,分明就是這個意思!”

“是您誤會了。”

溫爾晚眼裡的希望慢慢的消失。

她還以為,管家掌握了什麼證據,可以洗清父親的罪名。

“抱歉,是我太激動了。”

溫爾晚重新坐下,又繼續擺弄著玉鐲。

“太太”

“不用說了,我不餓。”

教訓了蘇芙珊之後,她和夏安好一起吃了頓飯纔回來的。

見勸說冇用,管家正要離開,樓下忽然響起蘇芙珊的尖叫音:“溫爾晚,你給我出來!!”

客廳裡。

蘇芙珊身上散發著濃濃的惡臭味,頭髮淩亂還沾著菜葉子,跟逃難的乞丐似的。

傭人都躲得遠遠的,因為太難聞了。

慕言深也高高的皺起眉:“你這是什麼裝扮。”

“慕總。”蘇芙珊看見他,立刻委屈的哭訴起來,“我看天氣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遛狗。結果半路上,有人套麻袋把我打了一頓,扔到了垃圾車上!!”

她一邊說著一邊去挽慕言深的手。

慕言深立刻後退避開。

“我知道我現在很臟,可是是有人故意整我啊!”

蘇芙珊滿臉的憤憤不平、

“讓傭人帶你去洗乾淨。”慕言深說完,轉身就走。

他是有潔癖的,根本受不了。

蘇芙珊踩過的地毯,回頭他讓傭人換一張新的。

“我不是來洗澡的!”蘇芙珊說,“慕總,你要為我做主啊,我都被欺負成這樣了,你難道不心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