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726章

-

第726章

“我們的女兒一定會痊癒的。”

這是他的承諾,更是他的保證!

溫爾晚飛快的看了他一眼,又移開目光。

她的唇還有他的餘味,口腔裡更是殘留著他的味道,讓她心慌意亂。

一頭銀髮的慕言深,簡直就是一個妖孽!

如同畫報裡走出來的超級男模!

“慕言深你”想了想,溫爾晚還是忍不住問道,“你怎麼不問我,跳海之後,我是怎麼獲救的?這四年裡,我一直生活在哪裡?”

“晚晚,你想說的時候,自然會跟我說的。”

他不逼迫她。

更不強求她。

失去過一次之後,慕言深更加懂得了,愛的意義。

他愛晚晚。

但愛一個人,其實根本不是占有她,而是希望她獲得真正的幸福和快樂。

慕言深學會了放手。

這是溫爾晚在遊艇上縱身的那一跳,教會他的道理。

他不放手,隻會逼死她。

他又怎麼捨得她死。

“醫生已經在開會商討手術方案了,順利的話,這個月底就能進行手術。”慕言深抬起她的手背,輕輕的吻了吻,“我一直在。”

作為骨髓捐獻者,他需要隨時配合醫生的檢查,服用藥物,等待觀察,確保骨髓能夠順利成功的移植。

溫爾晚很輕很輕的“嗯”了一聲。

髮絲垂在臉頰邊,撓得她癢癢的,但她冇有伸手去撥開。

她滿腦子想的都是念念怎麼還不回來

她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和慕言深相處下去了!

再這樣待著,溫爾晚覺得他肯定又會吻上來的!

這個念頭剛從腦海裡閃過,慕言深像是會讀心術似的,挑了挑眉:“你臉紅什麼?還在回味剛纔的吻?”

“纔沒有!”

“晚晚,這段時間就讓我儘好一個丈夫和一個父親的責任吧。”

他說著,聲音低了下去:“這也是我最後的機會了。我很想為你和念念做些什麼,不要拒絕我。等手術結束,念念康複,你想留在海城陪著嶽父,還是和我離婚,遠走高飛都可以。”

溫爾晚說不出來,心裡是什麼滋味。

曾經的慕言深,死也要和她糾纏一世,絕不放手。

現在的他竟然主動說出“離婚”這兩個字。

看來,她“死”去的這四年,對慕言深的打擊很大。

他怕了。

原來他也知道怕。

“知道了。”溫爾晚匆匆的應了一句,轉身就走,“我去找念念”

她一邊說著,一邊飛快的拉開了門。

“哎喲——”

門剛打開一條縫隙,溫念念就摔了進來。

溫爾晚愣住了:“念念?”

慕言深嘴角勾起一絲笑,又很快收起。

在他熱烈的吻她時,他就已經聽到腳步聲了,隻是裝作不知道而已。

“媽咪,”溫念念若無其事的爬起來,拍了拍手,“你怎麼突然開門呀,都不說一聲。”

“你怎麼在門口?”

“我做完檢查就回來了呀。”溫念念說,“剛到呢。”

溫爾晚狐疑的往門外看了兩眼:“你一個人回來的?”

“冇有啊,護士小姐姐送我到門口就走了。”

溫爾晚還想說什麼,溫念念連忙把手臂上的針眼給她看:“剛剛抽血了,媽咪吹吹,這樣就不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