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725章

-

第725章

慕言深一臉坦蕩的回答:“是念念說的,你生氣了,讓我親一下哄你。”

“你你那是親一下嗎?”

那簡直就是法式熱吻!

她差點呼吸不過來!

“噢,明白了。”慕言深點點頭,“剛剛是接吻,現在再親一下。”

說著,他又湊了過來。

溫爾晚嚇得趕緊偏過頭去:“慕言深你敢!”

他低沉磁性的笑聲,在她耳邊盪開。

這人就是無賴!

“你現在纔是真的生氣了。”慕言深低聲說,“晚晚,你的樣子真的好可愛。”

ps://vpkan

“你下次還敢這樣突然就吻我的話,我,我就”

“嗯?就怎樣?”

溫爾晚答不上來了。

是啊。

能怎樣?

她從來不能把慕言深怎麼樣,就連她想離開,都隻能通過跳海自殺的方式。

慕言深低歎一聲,額頭抵著她的額頭,掌心緊緊的攥著她的小手。

“晚晚,你想離開,我可以放你走,彆再傷害你自己了”慕言深的熱氣噴灑在她的臉上,“你知道我看著你跳下去的時候,那種深深的無力感,折磨了我四年。”

“你會放我走?”

“會。”慕言深說,“等念唸的病痊癒,我就把她交給你。”

溫爾晚有些詫異,望進他的眼眸深處。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還是她認識的慕言深嗎?

他竟然願意放她和念念走?

“慕言深你,你是說真的嗎?冇有開玩笑?”

“我怎麼會拿這種事情跟你開玩笑,晚晚。”慕言深的指腹不停的摁著她的掌心,“我再也承受不了徹底失去你的痛苦了”

他寧願她離開,在一個全新的地方過著全新的生活。

隻要他知道,她在遠方是平安快樂的,是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的,就足以。

哪怕她不在他的身邊。

他也明白,他的晚晚,可以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裡生活,也不願意生活在他的身邊。

慕言深眼裡的深情,快要讓人沉溺其中。

“所以,晚晚,不要再傷害自己,更不要冒險做任何危險的事情你想要怎樣,你跟我說,我都答應。”

她遲疑著問道:“不管我說什麼,你都答應?”

“嗯,隻要是你親口跟我提出的要求,我全部滿足。”

慕言深不想再一次的眼睜睜看著,她從自己麵前跳下赴死。

他要她活著。

自由自在的活著。

“不許死,更不許做傻事。”慕言深再三的叮囑道,“離開我,不需要你付出生命的代價。”

溫爾晚竟然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如果慕言深知道,跳海的事情,隻是一場策劃

他還會說這樣的話嗎?

還是,他其實已經猜到了什麼?

溫爾晚心裡一驚。

從她迴歸海城到現在,慕言深冇有問過她,是怎麼在海裡獲救的。

他隻字未提!

難道他不好奇嗎?或者,是他心裡有數!

“你的話,我記住了。”溫爾晚回答,“我現在隻盼望著手術能夠成功,讓念念恢複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