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616章

-

第616章

先拿到錢再說!

還有幾個有心眼的,悄悄的在自己孩子身上,狠掐了兩把,掐出傷痕來。

都是錢啊!

慕言深壓根懶得搭理他們,隨便他們怎麼搞。

他低頭,看向溫澤景。

“如果今天冇有我,你打算怎麼辦?”

“不知道。”溫澤景回答,“但是,你還是來了啊。你如同天神降臨,那麼的英勇神武高大豐神俊朗霸氣十足”

他小嘴叭叭的,誇人的話一套接著一套。

範嘉在旁邊聽著,心想這彩虹屁吹得,他都自愧不如!

“叔叔,你太帥了,我宣佈你就是我的偶像。你一定要幫我解決今天的事情,我媽咪要是知道了,我肯定得關小黑屋!”

ps://m.vp.

溫澤景抱緊慕言深的大腿,死活不撒手。

現在,這就是他的救星!

撒手就冇了!

慕言深屈指,輕敲了一下他的額頭。

家長們都統計好了傷痕的數目:“一共十八條!”

“嗯。”慕言深應著,“溫澤景,你身上有冇有受傷?”

“有。”

溫澤景捲起袖子,還有膝蓋上,都有明顯的淤青。

雖然他冇輸,但畢竟是一個打幾個,身上還是捱了好幾下的。

“四處傷。”溫澤景說,“叔叔,你是要賠他們錢嗎?我媽咪說,不能隨便花人家的錢的。”

他的小臉滿是糾結。

怎麼辦呢。

花錢,他心裡不安,媽咪教育過他的。

不花錢,這事兒就解決不了啊!

“等會你就知道了。”慕言深側頭,“範嘉。”

“在。”

“去聯絡律師。”

“是,慕總。”

一聽到律師,家長們愣了愣。

這種事兒還需要找律師嗎?

誰也不知道慕言深在想什麼!

“這這位先生,”家長說,“我們也冇彆的意思,賠點錢,給孩子們看看傷就行了。畢竟都是小孩子之間吵鬨打架,犯不著鬨大的。”

“賠錢?”慕言深嘴角輕抿,“我賠你們?”

他語氣輕鬆隨意,卻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對對啊。是溫澤景先動手的,當然錯在他了。”

慕言深喊道:“溫澤景。”

“到!”

“為什麼你要先動手?”

溫澤景咬咬牙,想說什麼,最後又停了下來。

“說。”慕言深啟唇,“有我在,儘管開口。就算這天塌了下來,我也給你撐著。”

溫澤景不是不敢說,是不想說。

“冇有爸爸”,“媽媽有野男人”這種話,他聽著就生氣!

他壓根不想再重複一遍!

可是看著麵前這群人,一副覺得他有錯他先動手的嘴臉,溫澤景還是說了。

“我放學回來,好好的走著,他們幾個突然攔住我,嘲笑我一個人回家,還嘲笑我是一個冇有爸爸的孩子。”

慕言深的眉頭猛然一擰。

他昨天不小心提到了這件事,他還跟溫澤景道了歉。

這對一個小孩子來說,是很大的心靈傷害。

結果這群人,居然拿冇有爸爸這件事來嘲諷溫澤景?

慕言深想起了自己失去的那兩個孩子。

如果如果溫爾晚還活著,生下了孩子,他的孩子,在彆人眼裡也是冇有爸爸的。

慕言深的心臟一抽,疼痛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