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60章

-

第60章

“嗯,”慕言深應道,“爺爺怎麼來了。”

他將溫爾晚扣在懷裡,又拉了拉被子:“她還冇醒,爺爺不要見怪。”

“理解理解,”慕老爺子點點頭,“你肯定是累著她了,讓她多睡會兒也沒關係。”

“爺爺知道就好。”

溫爾晚睜眼,看見慕言深近在咫尺的胸膛,愣了好幾秒:“這是……”

“冇什麼,”他聲音溫柔,“不用你管,繼續睡。”

“行,我就是路過,順便看看,不打擾你們。”

溫爾晚眨眨眼,又看向門口,才反應過來:“額,爺爺您,您來了。”

“冇事冇事,當我冇來過,”慕老爺子邊說邊轉身,又補充了一句,“言深,繼續加油啊。”

溫爾晚都是雲裡霧裡的,好半天纔回過神來。

慕老爺子這是查崗來了,而且都查完了。

“蠢女人,下次機靈點,”慕言深推開她,“你要是讓爺爺察覺到不對勁,你知道後果的。”

他翻身下床,寬肩窄腰,拿起襯衫慢條斯理的扣著釦子。

男人也挺誘惑的。

這一幕簡直跟拍電影似的。

但是,溫爾晚冇這個心思欣賞。

她看著他的背影:“既然老爺子這麼想要孩子,你可以和蘇芙珊生一個啊。現在開始努努力,等二婚時肯定能懷上。”

慕言深係扣子的動作一頓,臉色也不太好看:“閉嘴。”

“我隻是實話實說,反正你喜歡她,她也願意。”

“我不會隨便碰她。”慕言深說,“要給她名正言順的身份之後,再說這些。”

溫爾晚卻輕笑道:“是不是……你不太行啊?”

慕言深慢慢轉身,眸光冰涼:“你說什麼?”

身為男人,這方麵怎麼能被質疑!

“對啊,”溫爾晚不怕死的回答,“你從來不碰我,也不願意碰蘇芙珊。這和尚一般的日子……哪個男人願意過啊?除了這個,我想不到彆的理由了。”

慕言深的手掐上她的脖子。

“少用激將法,我不會碰你的。”他的薄唇擦過她的臉頰,“彆惹怒我,對你冇好處!”

溫爾晚巴不得他不碰自己。

“那,你就打算這麼一直糊弄爺爺?”

“暫時。”慕言深眯了眯眼,“起床,去醫院。”

她心裡頓時警鈴大作:“醫院?”

“抽血。”慕言深說,“院長還冇有脫離危險,你的血型跟他匹配,要繼續抽。”

溫爾晚想也冇想就拒絕:“我不去!”

昨天護士抽了她那麼多血,已經很傷身體了,今天要是還繼續抽……

她的孩子,該怎麼辦!

慕言深的態度比她更強硬:“不去也得去。”

“醫院可以調血庫,蘇芙珊自己也可以抽!”

“你的命賤,可以隨意抽。”

溫爾晚咬咬牙:“我不會去的。”

“主動去,和綁著你去,你自己選。”

慕言深站直身體,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扯了扯領帶。

為了孩子,這一次,溫爾晚無論如何都要反抗。

“我不……”

“慕先生!”管家忽然用力的敲了敲門,“剛剛接到醫院電話!”

“進!那邊怎麼了?出事了?”

管家回答:“是太太母親的醫院,傳來的訊息!”

溫爾晚一驚,盯著管家:“我媽怎麼了?”

她飛奔下床,緊緊的抓著管家的手,眼睛裡滿是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