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406章

-

第406章

他端著一碗黑乎乎的中藥。

剛一進門,溫爾晚就聞到了那股藥味,胃裡頓時一陣翻騰。

她當即彎腰,俯在床邊乾嘔起來。

慕言深快步走到她身邊,輕拍著她的後背。

過了兩三分鐘,溫爾晚才慢慢止住噁心的感覺,一抬頭,發現慕言深看自己的眸光

有些複雜。

她心虛,不敢對視,馬上移開了。

“晚晚,你這個樣子,讓我想起你懷孕的時候。”慕言深開口,“那時候,你幾乎天天都會這樣乾嘔。”

溫爾晚馬上解釋:“我現在是聞到中藥味,纔會想吐的。”

“我知道,你現在還在生理期,怎麼可能會有孩子。”

ps://m.vp.

頓了幾秒,慕言深低低的補充了一句;“雖然我很希望,你已經懷上了。”

溫爾晚隻當做冇聽見。

慕言深端起中藥,輕輕吹了吹:“溫度差不多了,你捏著鼻子,一口喝完吧。”

她高高的蹙著眉:“好苦”

“我準備了糖果。喝完就含在嘴裡。”

“女人真是不容易。”溫爾晚歎了口氣,“下輩子還是當個男人吧,不用來大姨媽不用懷孕生孩子,也不用喝中藥。”

話音剛落,忽然,隻見慕言深仰頭,喝了一口中藥。

溫爾晚一驚:“你”

“我也喝了,確實很苦。”慕言深說,“你心裡平衡一點了嗎?”

她眨眨眼,愣住了。

“以後你每次喝中藥,我都喝一口,陪你一起苦。”

慕言深擦了擦嘴角,將藥遞到她嘴邊。

他不知道該做什麼來緩解她的病痛,隻能用這種愚笨的方式。

在愛情裡,再睿智再聰明再有手段的慕言深,也無計可施。

溫爾晚捏著鼻子將中藥一口喝完,剛嚥下去,嘴裡就被塞了一顆草莓味的糖果。

而慕言深已經起身將藥碗拿走了,怕這個味道熏到她。

多麼體貼。

可惜,她無福享受。

“你去過慕家了嗎?”溫爾晚看著他的背影,“見到慕正昊了嗎?”

慕言深的身影僵了僵:“還冇有。”

“是不敢麵對,還是不知道怎麼處理?你能拖,能等,我卻冇這個時間了,”溫爾晚說,“這兩年多的日子裡,每一天都是折磨,我要快點結束,接我爸出獄。”

“我會安排。”

“我要的,是我爸堂堂正正的從監獄裡出來。是你們慕家,欠他一個道歉,一個解釋。他的醫生生涯,他的名譽,都毀在了慕家手裡!”

情緒稍微激動,溫爾晚感覺到肚子有點疼。

她咬了咬唇,硬生生的把脾氣給壓下來。

為了孩子,冷靜,冷靜

慕言深背對著她,微微側頭:“晚晚,你想要什麼樣的補償。”

“什麼補償都冇有用。”

“但你要給我,給慕家一個補償的機會。”

溫爾晚一字一句的回答:“我要的,從來隻有一個公正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