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399章

-

第399章

溫爾晚的聲音那麼乾脆利落。

可是,仔細去聽的話會發現,聲音裡還是有著哽咽。

太不容易了這一天,來得如此艱難,又太遲太遲。

但是好在,她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她贏了。

“為什麼你不告訴我?讓我幫你?”慕言深問,“你一個人單槍匹馬的去見慕正昊,你知道有多危險嗎!”

他現在想想都覺得心驚。

慕正昊連父親都敢殺,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萬一溫爾晚出事了怎麼辦?

她考慮過他會擔心嗎?

溫爾晚回答:“危險我也要去。過程我不想多說了,我隻要結果。慕言深,你現在看到結果了。”

他閉了閉眼,喉結滾動。

“你和慕正昊到底談了什麼?”慕言深的聲音剋製不住的拔高,“他有冇有對你動手動腳!又或者,調戲你輕薄你!”

他慕言深的妻子,多麼高貴多麼驕傲。

慕正昊那種人,給她提鞋都不配!

“他冇有對我做什麼,我很安全。他有提出合作,我假裝答應考慮一下。然後,我就想出了讓人裝成慕父的樣子,扮鬼嚇他,逼他說出真相這個招數。”

“嗬,你和許宸川籌劃了很久吧。”

溫爾晚輕聲說道:“他幫了我很多很多。”

可以說,冇有許宸川,今天這件事根本不可能實施。

而且,當她看見那個鬼是許宸川扮演的時候,她也很震驚。

許宸川冇有跟她說,估計是怕她會擔心。

因為誰也不知道,慕正昊在極度恐懼,或者發現一切之後惱羞成怒,會做出什麼不可理喻的事情來。

慕言深咬著牙:“在機場遇見的時候,我就猜到,你們關係不一般!溫爾晚,你看他的眼神,和看我完全不一樣!”

“因為他出國,就是去接近慕正昊,就是在幫我!我好不容易和他見麵,我當然關心他,更關心事情的進展!”

“你想查真相,你懷疑張荷慕正昊,你可以告訴我!”

溫爾晚笑了。

她抬起手,戳著慕言深的心臟處:“我冇有提過嗎?明裡暗裡,明示暗示我都有跟你說過,可你聽進去了嗎?放在心上了嗎?慕言深你隻會對我發火!”

“你恨我,你總是覺得你父親是我父親害死的,你根本不願意提起這件往事因為這是你心裡的痛!你對你父親有著天然的崇拜和尊敬!”

“而且,你查過你父親的死因,一切證據都指向我父親。要是如今再次重新查,去翻案的話,就是在打你的臉,質疑你的能力!你這樣自負驕傲的人,怎麼會承認自己失誤呢?”

“我隻能靠自己!慕言深,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我多累!我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和心血,是你永遠想象不到的!”

說完最後一句話,眼淚順著溫爾晚的臉頰流淌下來。

她深吸一口氣,將淚水逼回去。

不能哭這麼大喜的事情,應該笑,笑得張揚,笑得肆意!

慕言深的手垂在身側,想要抬起,但是又緩緩落下,緊緊的攥成拳頭。

他不敢碰她。

他更不敢去回憶,近三年來,他都對她做了什麼

傷害,折磨,羞辱,打胎

每一件拎出來,都是無法原諒的噩夢!

“慕言深,我從不曾虧欠你!從頭到尾,從開始到現在,是你欠我!”溫爾晚咬著牙,“是你們慕家,冤枉了我們溫家,害得我們妻離子散!”

“冇有殺父之仇,什麼仇恨都冇有!可你親手在我們之間,製造了多少的仇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