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350章

-

第350章

她哭著罵他:“慕言深,我恨你,我恨死你!”

“乖。”他吻去她的淚珠,“我愛你。”

到最後,溫爾晚都冇有力氣了,閉著眼睛昏昏欲睡。

朦朧中她感覺到身子一輕,慕言深將她抱了起來。

她嚇得立刻驚醒:“慕言深你的手”

他怎麼還抱她啊,醫生說過不能用力使勁的!

“我一隻手還是能抱起你的。”慕言深低頭親了親她的額頭,“彆擔心,安心睡吧。”

確實。

慕言深一身肌肉,常年健身,單手抱她完全不在話下。

溫爾晚確實被他折騰得太狠了,精疲力儘,所以很快又睡了過去。

ps://vpkan

見她這副模樣,慕言深的心又軟了幾分。

她嘴上說得再狠再絕情,可他還是能夠從她的動作上,看出她對他的在意。

她是恨他,他知道,但絕對有愛。

愛恨交織,好過單純的恨。

溫爾晚再次醒來時,房間裡一片漆黑。

回想起慕言深欺負她的點點滴滴,她心頭麻木。

反抗不了,又無法接受,和慕言深親熱對她來說是一種酷刑。

身體在享受,心理卻是極度的排斥。

她纔不要再懷上他的孩子

想著想著,溫爾晚忽然覺得胃裡一陣翻騰。

她捂著嘴,飛快的跑到衛生間裡,大聲的乾嘔起來。

怎麼回事?

是因為和慕言深的親熱,讓她覺得反胃嗎?

越想這種噁心感就越強烈,溫爾晚吐了好一會兒才緩過勁來。

腳步聲匆匆走近,慕言深出現在她身後:“晚晚,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她撐在洗手檯上麵,望著鏡子:“嗯,不舒服。想起你自顧自的占有我,我就覺得噁心。”

慕言深沉默了。

溫爾晚又乾嘔了好幾分鐘,才慢慢的恢複。

“我叫醫生。”慕言深說,“檢查一下。”

“不用。”

但慕言深還是執著的叫來了威廉醫生。

“嗨,慕總。”威廉操著一口流利的中文,“以前我們見麵總隔著螢幕,現在終於見到真人了!”

他伸手就要來抱慕言深,直接被推開。

兩個大男人,摟摟抱抱的成何體統?

外國人就是熱情。

威廉也不介意,依然笑嘻嘻的:“慕總,你特意叫我過來,是給誰看病?”

“她。”慕言深看向沙發上的溫爾晚。

她剛吐完,臉色不是很好,頭髮散落在臉頰兩側,有一種嬌弱,我見猶憐的美麗。

尤其激發男人的保護欲。

“哇哦,”威廉的眼裡閃過驚豔,“美麗的東方姑娘,你好啊,你的黑頭髮真讓我著迷!”

威廉放下醫藥箱,彎腰牽起溫爾晚的手,唇就要落在她的手背上。

溫爾晚有些愣,冇反應過來。

但是,旁邊的慕言深見狀,眼疾手快的將溫爾晚護在身後,推開了威廉:“你乾什麼?”

“我想親吻美麗的姑娘。”

“你做夢。”

威廉一臉委屈。

看見他這個樣子,溫爾晚有些想笑,忍不住說道:“親吻手背,這是國外的社交禮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