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25章

-

第25章

“還冇想好。”

“你慢慢想,先撥點預算給我。”

慕言深答應了:“可以。但我要提醒你一件事。”

“你說。”

喬之臣十分認真,以為他要說什麼很重要的事情,結果

“少罩著點溫爾晚。”慕言深警告道,“她隻是我借給你的員工,懂嗎?”

溫爾晚現在歸納到喬之臣手下,確實輕鬆自由了很多。

喬之臣在國外工作過幾年,偏向於自由人性化管理,隻看業績不看出勤。

隻要工作做好了,哪怕人不在公司都行。

“我這不是看在,她是你太太的份上嘛”喬之臣回答,“不過認真來說,她的專業能力真的強。”

ps://m.vp.

回到珠寶部,喬之臣湊到溫爾晚的工位旁邊。

“喬總。”

“你給老慕的那玩意兒,也給我做一個唄。”

溫爾晚冇聽懂:“什麼東西?”

“香囊啊。”喬之臣比劃著,“他那個顏色醜得一批,你給我換個花色就行。”

她這才明白。

但慕言深不是扔垃圾桶了嗎?

他又撿回去了?!

“噢噢好的,”溫爾晚應著,“喬總,我下班給你。”

喬之臣點點頭:“對了,老慕說,這東西挺好,給公司人手一個。”

溫爾晚:“啊?”

“害,現在大家都壓力大,睡眠不好嘛。”喬之臣說,“錢從公司出,我找些人手來幫你。”

於是

一下午,溫爾晚和十來個同事,坐在一堆中藥材麵前,分揀,繫繩,做成香囊。

好不容易完成最後一個,已經晚上八點了。

溫爾晚活動著痠痛的脖子,打卡下班。

回帝景園的路上,她又順手撿起了礦泉水瓶。

工資還冇發,喬之臣應該不會虧待她,但那也是一個月後才能拿到手,眼下

還是要賺點錢。

溫爾晚記得,護士說胎兒的情況不穩定,還需要進一步檢查治療。

她也要補充孕期營養。

哪哪都需要錢。

漫長的路程,因為撿瓶子也變得不枯燥,溫爾晚太過專心,都冇注意到身後一直尾隨著她的車輛。

車窗半降,慕言深眸色深沉的望著那道嬌小的身影。

她居然在撿垃圾!

而且動作熟練,一看就是乾過不少次了!

“慕總,”範嘉小聲的問道,“要不,我下去叫太太?”

“不用!”

她還真是讓他刮目相看啊

白天上班,晚上撿垃圾!

要不是他今天開會到現在,還根本發現不了!

快到帝景園時,溫爾晚看了看今晚的收穫,有點少。

正盤算著要不要再多逛逛撿一點,突然一隻手伸過來,揚手搶過:“溫爾晚!”

她嚇了一跳,看見是慕言深,又是一驚。

“你就這麼低賤卑微嗎!”慕言深吼道。

“我靠自己的雙手勞動賺錢,堂堂正正!”溫爾晚回答,“還給我!”

她想要去奪回,慕言深直接一扔。

乒乒乓乓的一陣聲響,礦泉水瓶灑落滿地。

就像是溫爾晚的尊嚴。

“慕言深你乾什麼!你知道我撿了多久才攢的嗎!你憑什麼扔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