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24章

-

第24章

溫爾晚這才拉開車門,自己坐了進去。

“受傷了嗎?”

她搖搖頭。

“還挺機靈。”慕言深冷嗤一聲,“知道保護自己。”

“差一點點。”

溫爾晚說著,下意識的想要摸一摸小腹。

一想到慕言深就在旁邊,她的動作又硬生生的停住。

“這件事到此為止。”他警告道,“彆想著去找蘇芙珊麻煩。”

“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我哪有這個膽子。”

蘇芙珊是他的心頭肉,還是他許諾過一定會娶的女人,她哪裡比得上?

隻有她吃虧的份。

“不過,”溫爾晚說,“你向來討厭彆人動你的東西。而我,是屬於你的所有物。”

“蘇芙珊不一樣。”

“因為你愛她,是嗎?”

慕言深冇有回答。

愛?好像也冇有。

更多的是責任。

畢竟蘇芙珊用身體救了他,帶給他不一樣的感受。

“我已經懲罰她了。”慕言深按了按眉心,“你還想怎樣?”

溫爾晚自嘲的勾起嘴角:“我能怎樣呢。我配嗎。”

她知道自己的地位,怎麼敢有其他的心思。

下巴忽然一疼,慕言深的手指重重捏住:“少在我麵前擺出這副晦氣樣子,就算蘇芙珊今天把你怎麼了,那你也給我受著!”

他已經偏向她了,讓蘇芙珊回家思過。

她居然還不領情?跟他耍小脾氣?

慕言深心頭更加煩躁!

“知道了。”溫爾晚輕聲應著。

他這才鬆手,閉著眼休息。

但慕言深根本睡不著,心煩意亂,太陽穴隱隱作痛。

回到辦公室,他拉開最底下的抽屜,從裡麵拿出來一個香囊。

那個溫爾晚送給他,又被他扔進垃圾桶的香囊。

聞到這股淡淡清香的草藥味,慕言深的內心逐漸平和下來,睡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慕言深睜開眼睛,就見喬之臣站在辦公桌對麵。

他正拿著香囊,一下一下拋著玩耍。

“這東西不錯,哪裡買的?”喬之臣問道,“你不是有失眠症嗎?頭一次見你睡得這麼沉,我都不忍心叫醒你。”

慕言深低咳兩聲:“拿來。”

“欣賞一下嘛,有好物要分享!”

“我不說第二遍。”

“行行行,還你,”喬之臣朝他扔去,“一個香囊這麼寶貝,怎麼,是哪個心肝寶貝送你的?”

慕言深臉色微沉。

“不對,”喬之臣一拍手,“你都是已婚婦男了,哪裡能收彆的女人的禮物!所以,這是溫爾晚的!”

慕言深的臉色又沉了幾分。

他把香囊往抽屜一塞:“有事說事,冇事出去!”

“看來我猜中了啊!”喬之臣大笑起來,“看不出來,溫爾晚還這麼的心靈手巧介意讓她給我做一個嗎?”

“你要它做什麼?”

“你做什麼,我就拿來做什麼。也不知道裡麵放了些什麼,那味道聞著就舒坦,安神。”

慕言深忽然嘴角一勾:“這麼想要?”

“是。”

“好。”他點頭,“讓溫爾晚給全公司都做一個。”

喬之臣嚇了一跳:“你是想累死她?”

“好東西就是要大家一起分享。”

喬之臣聳聳肩:“還是說正事吧。珠寶部你打算叫什麼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