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218章

-

第218章

“啊——”院長痛得大叫。

而慕言深的力氣逐漸加重,能夠清楚的聽見骨頭咯咯的聲音。

“說!”慕言深問道,“那一晚,究竟是怎麼回事!”

“慕總,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行,什麼時候知道了,什麼時候這手才能保住!”

照這樣繼續碾壓下去,院長的手肯定會廢掉。

他不停的喊叫:“慕總慕總,我句句都是實話啊我哪裡有這個能力,能夠把珊珊送上您的床啊!我都被逼得要將她送給老頭了啊!”

“您還記得嗎?您見過那個老頭的!他看上珊珊,點名要她,我冇用又窩囊,隻能將珊珊送給他。”

“因為這件事,我和珊珊差點斷絕父女關係!好在那一晚,她機靈聰明,逃了出來,慌亂之中跑進您的房間不然的話,她這輩子就毀掉了!啊!痛痛痛!”

“慕總饒了我!您權勢滔天,我哪有本事一開始就算計您啊!”

ps://vpkan

慕言深慢慢收回腳。

院長趴在地上,看著自己動彈不得的手指。

骨頭都差點碎掉。

“所以,那一晚,”慕言深開口,“是蘇芙珊。”

“當然是她了!您都查過的!”

慕言深沉默不語。

半晌,他冷冷說道:“就算那晚是她,現在她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已經不配留在我身邊!”

“不,慕總,都是我的主意啊,”院長把責任都往自己身上攬,“珊珊一開始不願意的,不想用這種辦法綁住你。是我在逼她,她才同意的”

“滾!”

慕言深又是一腳踹去。

院長忍痛怕起來:“不管怎樣,珊珊是愛你的。起碼起碼她比溫爾晚好多了吧!”

“比溫爾晚好?”

“是啊,溫爾晚懷著野種,您都能容下!為什麼珊珊做錯一點事情,你就不給她機會!”

慕言深臉色陰沉如夜:“誰說我容得下那個野種了!”

他會打掉的!

隻是,時機未到!

他怎麼可能留下一個不屬於他的孩子!

“那您”

“滾!!”

慕言深揚手將書桌上的東西,統統都掃落在地,眼睛裡佈滿紅血絲。

院長被他這個模樣,嚇得差點昏過去,手腳並用連滾帶爬的離開書房,都不敢回頭,生怕慢一步。

書房裡,不時傳出劈裡啪啦的聲響,迴盪在整個彆墅裡。

管家和傭人都在一樓聽著,誰也不敢前去檢視。

慕先生大發雷霆的時候,誰靠近,誰找死!

慕言深雙手撐在桌麵上,旁邊一片雜亂狼藉,地上都是散落的檔案,碎掉的玻璃等等

他額前的碎髮垂落下來,遮住他的眼,胸膛不停的起伏著,呼吸粗重。

“該死,該死!”

他重重的一拳砸在桌上,手背上青筋高高爆起。

剛纔,蘇芙珊假懷孕的事情被揭發,他都冇有這麼生氣。

他隻是有一種被愚弄的感覺。

堂堂慕大總裁,竟然被蘇芙珊一個小把戲,耍得團團轉。

所以慕言深的情緒,更多的是惱怒。

因為冇人可以這樣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