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1405章

-

第1405章

這一刻,左敬忽然看清楚了,他和溫爾晚之間相差的巨大鴻溝。

大到已經無法跨越了!

她是慕言深的妻子,是溫念念和溫澤景的媽媽,她這一生都和慕言深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是斬不斷的情絲,是割捨不了的糾纏。

哪怕冇有愛情,慕言深和溫爾晚之間還有孩子。

何況愛情,一直存在他們兩個人之間。

從未消失過。

他左敬,又算什麼呢。

感受到一道落寞的目光盯著自己,溫爾晚抬頭看去,就和左敬的視線撞了個正著。

慕言深是高興了。

ps://m.vp.

左敬就難受了。

溫爾晚突然也明白了,為什麼在來左家之前慕言深會說那番話,為什麼慕言深主動提離婚,神色間都是受傷。

因為她一直都在兩個男人之間,來回周旋。

她不可能做到讓慕言深和左敬同時都高興都滿意,她必然會傷害其中一個!

這並不是她想要看到的啊。

溫爾晚也從冇想過在兩個男人之間做選擇。

她愛的人,一直都是慕言深。

至於左敬

他愛她,是他的事,她也冇料到也很意外,再加上她又有寧家千金的身份,一下子就更牽扯不清了!

看來,等寧語綿的事情處理完成,溫爾晚一定要和左敬單獨的好好談談。

有些話,必須要當麵說清楚!

“左敬,我很感激你這些年來對我的幫助,以後你有什麼事,隻要我能幫得上忙的,我一定會毫不猶豫,拚儘全力。”溫爾晚說,“但,我是欠你的人情,不是欠寧語綿。”

“可能你誤會了,爾晚。”左敬說,“我想救寧語綿,不是因為我對她還有感情,而是”

“我懂,你和她相處這麼多年,總有情分在。冇有愛情,但有感情。”

左敬鬆了一口氣:“是的。所以能不能給她一次機會?”

麵對他的再次請求,溫爾晚還是堅決的搖了搖頭。

旁邊,寧國洪的眼裡流露出絕望。

連左敬這張王牌使出來,都冇有用了啊

誰也救不了寧語綿!

不過,寧國洪還是想再試一試,試這最後一次!

“爾晚,如果我,我願意主動離婚,淨身出戶,不要寧氏和寧家的一分資產,並且,我帶著秦麗和寧語綿離開海城呢?”寧國洪問道,“我們一家三口,永遠不會再踏入海城半步,永遠不會再出現在你的麵前。你可以當我們從這個世界消失了。”

這是寧國洪最後的底線和退路了。

之前,他還抱著期待和希望,想要分財產,想要留在海城,努力的去爭一爭,不能就這樣把大半輩子奮鬥的心血給拱手讓給寧夫人。

現在他算是看明白了,能夠全身而退,就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還想得到什麼?

做夢吧!

溫爾晚看起來嬌嬌小小,柔柔弱弱的,但骨子裡如此要強,絲毫不念父女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