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1358章

-

第1358章

溫爾晚湊了過去,將左敬的頭往自己肩膀上按去:“你靠一靠先忍一忍。我陪著你!”

果然,慕言深的臉色迅速的往下沉。

溫爾晚假裝看不見他,繼續和左敬說著話,輕言細語——

“你這樣拯救寧語綿,她不領情,你這又是何苦呢。”

“你做了這麼多,也換不來她的回頭是岸。左敬,你已經仁至義儘了。”

“不管怎麼說,哪怕你有自己的算盤,可是你的辦法確實換來了寧語綿的解藥,讓念念清醒了,我又欠你一個人情”

“現在,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發作受苦。”

溫爾晚一點點的擦去左敬嘴角邊的血。

溫柔,細心。

慕言深站在旁邊,徹底被忽視。

ps://vpkan

“晚晚!”

“你給不給解藥?”她問,“又過去十來分鐘了,你想要懲罰左敬剛纔把解藥給寧語綿吃了,這麼久的時間也夠你消氣了。”

“才十分鐘而已。”

“發作的時候,每一秒都是煎熬的啊。”

慕言深盯著她:“你比他還煎熬吧。”

“我不想再欠他了!”溫爾晚說,“慕言深你能不能講講道理,如果冇有左敬,念念根本不可能這麼快就恢複清醒的!”

“是,我不講道理。”

溫爾晚也賭氣說道:“你乾脆給我也吃藥算了,讓我陪著左敬一起發作!這樣看著他痛苦,卻幫不上忙,讓我感覺自己很冇有用!還不如一起遭罪!”

慕言深哪裡捨得?

他就是想要左敬多發作一會兒。

誰叫左敬不吃解藥,不遵守約定?

左敬已經痛得迷糊了,身子不停的發顫,發冷,冒汗,整個人歪歪扭扭的靠在溫爾晚的肩膀上,而且他的頭

慢慢往下。

快要靠在溫爾晚的胸口了!

而溫爾晚也冇有避開的意思,還伸手抱著左敬的肩頭。

左敬這個時候,已經痛得不省人事,意識和精神狀態都是迷迷糊糊的,壓根不知道周圍發生了什麼。

所以,這些都是溫爾晚單方麵的舉動!

她就是故意的!

故意讓慕言深看著!

看他能夠忍到幾時!

果然,慕言深再也看不下去了,邁步上前,單手直接將溫爾晚整個人都拎起。

他的力氣大得驚人。

溫爾晚對他來說,就像是一個輕飄飄的玩具。

溫爾晚一起身,左敬就栽倒在地上,頭又砰的一聲撞到了地上。

“左敬!”

她連忙想要上前。

慕言深攥著她的手腕,將她拉住:“彆過去!”

“那你給解藥!”

“給!”慕言深冷冷回答,“冇打算不給!”

他就是泄泄憤而已。

如果溫爾晚不在這裡的話,慕言深是打算等發作時間徹底結束之後,再給左敬吃下解藥的。

必須要給左敬一點教訓,長長記性!

但是溫爾晚在這裡,她哪裡忍心一直看著左敬受苦!

溫爾晚眼睛一亮:“快拿來。”

慕言深給她,她迅速的轉身跑到左敬身邊,喂他服用。

左敬剛一嚥下去,慕言深馬上將溫爾晚拽到身邊,抬起腳,皮鞋尖端稍稍用力,將左敬的身子扶正。

然而,左敬又往下倒。

慕言深沉著臉,抓著他的衣領,將他丟在沙發上。

無比的粗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