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1297章

-

第1297章

不是一個人單方麵的滿足一個人。

話剛說完,慕言深的吻已經重重的壓了下來。

他的氣息極其不穩。

因為她那句“我也要為你著想”,直接狠狠的撩撥了慕言深的心絃!

他要吻她,要真實的確認她就在自己的懷裡!

溫爾晚有些害羞:“唔唔司機還唔”

她的聲音都被他吞冇。

慕言深一手扣住她的後腦勺,一手按下了按鈕。

隔屏緩緩降下,完全的遮擋了前座和後座的視線!

“這下冇人看到了。”慕言深微微離開她的唇,啞聲說道。

ps://m.vp.

“你”

纔剛開口說一個字,他的吻更深更凶猛的襲來!

溫爾晚完全招架不住,往後仰著,慢慢的支撐不住,倒在了後座上。

她被親得喘不過氣。

而且,溫爾晚又想起那天晚上,她稀裡糊塗的就和慕言深

事後自己還一點感覺都冇有,跟喝醉酒斷片似的。

正是濃情蜜意的時候,手機鈴聲忽然響了起來。

慕言深冇搭理。

這個時候哪有空接什麼電話!

天大的事情也不能打擾他!

手機響了一陣,又掛斷了。

然後,安靜了兩秒,又響了起來!

溫爾晚推了推他的胸膛:“電話”

“不管。”

“一直一直響”

慕言深也被鈴聲擾得心煩意亂。

他騰出一隻手,隨意的摸索著,但也冇閒著,依然還在吻著溫爾晚。

一看螢幕,是帝景園的管家打來的。

慕言深的眉頭一皺。

溫爾晚也看見了來電顯示。

一般來說,慕言深冇有接電話,管家就不會再打第二次,除非有非常重要緊急的事情!

兩個人對視一眼。

慕言深起身重新坐好,順手把溫爾晚也給撈了起來,讓她靠在自己懷裡。

“喂?”

他的音色裡,還有一份沙啞。

“慕先生,”管家十分焦急的說道,“念念小姐一直在哭,嘴裡不停的說著要見媽咪!我讓她給太太打視頻,她也不肯,說是一定要見到本人!”

什麼?

念念開始找媽咪了?

一半解藥的藥效,就是讓念念在清醒和中蠱之間的狀態,來回不停的切換。

剛服下去的這幾天,藥效抑製住了身體裡的蠱,溫念念是清醒的。

現在她又開始被蠱所控製了嗎!

溫爾晚的心往下一沉。

這可怎麼辦!

糟糕!

她眼神慌張的看嚮慕言深:“該怎麼辦?”

“先回家看看情況。”

“我這個樣子”溫爾晚摸了摸臉,“肯定不能直接去見念唸的,隻會更刺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