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1176章

-

第1176章

“等等。”保鏢攔住了傭人,“慕先生隻同意寧老爺進去,至於她不能進去。”

寧父嗬嗬的陪著笑:“這是我家的傭人,帶了一些飯菜準備給語綿吃,補補身體。再說了,就進去十分鐘,很快就出來了。”

“不行。”

“通融通融嘛。”

寧父一邊說著,一邊拿出支票,悄悄的往保鏢手裡塞去。

誰知道,保鏢根本不吃這一套:“隻準你一個人進去,而且不許帶任何東西。十分鐘,一秒鐘都不能多。現在開始計時!”

寧父的笑容慢慢收斂,眼裡閃過懊惱的神色。

他揮揮手讓傭人離開,心煩意亂的,眉頭皺得死緊,站在病房門口,磨磨蹭蹭猶猶豫豫,始終不甘心就這麼進去了。

就在他絞儘腦汁的思考著,該怎麼帶一個人進去的時候,護士端著托盤走過來了。

“到換藥的時間了。”護士說,“可以進去嗎?”

保鏢回答:“十分鐘後再過來,現在不方便。”

護士正要點頭,寧父連忙說道:“現在方便!方便!”

他動作果斷,一把將護士拉到身邊:“沒關係的,你進去給語綿處理傷口吧,我也隻是去見一見她,坦坦蕩蕩光明磊落的,冇什麼不能讓彆人聽見的。”

保鏢麵露猶豫。

而寧父已經推開了病房的門,讓護士先進去了,嘴裡還不停的說道:“可憐天下父母心,恨不得現在就讓她的傷勢痊癒,哪裡還忍心耽誤她上藥的時間啊”

保鏢通過門縫往裡麵看了一眼。

寧語綿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像是死人似的,寧父和護士齊刷刷的朝她走去。

隨後,門關上了。

“語綿,語綿?”寧父走到病床邊,急促的喊道,“快醒醒!”

寧語綿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著麵前熟悉的人,好一會兒纔看清楚那張蒼老的麵容。

“爸”她虛弱的開口,“是你啊你,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你啊!好不容易跟慕總爭取到了十分鐘的時間!”

寧語綿臉色蒼白:“爸,對不起,是女兒不孝,給寧家帶來了這麼大的災難”

說著,她掙紮著要坐起來:“但是爸,你放心,我不會牽連到你和媽媽的。這是我一個人乾的事情,而且左敬的態度很明確,他想要保你們。有他在,你們不會有事,寧氏也不會破產的。”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在想著我們啊”

寧語綿望著他:“是我給這個家帶來了麻煩,爸。你不怪我嗎?”

“怪你就能解決事情嗎?先躺下。”寧父說,“讓護士給你換藥!”

寧語綿扯了扯嘴角:“有什麼好換藥的,還不如直接讓我死了。爸,落在慕言深的手裡,我才知道,想死是一件這麼困難的事情!”

寧父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後什麼都冇說,揮手讓護士過來。

寧語綿的傷口,在心臟處。

小拇指長的傷疤,血肉模糊,用一塊紗布包裹著。

護士揭開紗布的時候,由於血痂黏在上麵,疼得寧語綿連連抽氣。

寧父在旁邊看得心疼不已,不停的責罵護士:“你輕點,慢點!會不會上藥啊?”

眼淚,順著寧語綿的眼角流下。

“你看你看,”寧父更加生氣了,“我女兒都疼哭了!”

護士被罵得狗血淋頭,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下手了。

“爸,我不是疼哭的,我,我是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