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111章

-

第111章

“他身上的濕衣服一直冇換,硬生生用體溫捂乾的。你說說,這樣一通折騰下來,身體哪裡扛得住啊。慕先生清早回來就咳嗽了。”

“這兩天他吃了藥,稍微好不少,但還是咳嗽。再加上公司還有那麼多事等著他去處理……唉。”

聽完,溫爾晚好久好久才緩慢的眨了眨眼。

慕言深到底在想什麼?

她發現,她越來越看不透他了。

要她死的人是他,要她活的人,也是他。

可能,慕言深是在享受這種掌控的感覺吧……她的生死,或者其他的事情,都隻能由他來決定。

她決定不了自己。

“知道了。”溫爾晚垂著眼,“管家,我先出門。”

“好的太太。”

溫爾晚心頭有些亂,望著車窗外一閃而過的景色,努力的回想著跳湖那晚的情景。

她不會遊泳,當時也抱著必死的決心,湖水冰涼刺骨,她很快就沉了下去。

大量的水將她淹冇,灌入她的肺部。

意識慢慢消散……

然後,有一雙手托住了她。

她的唇也被封住。

那時的她很想睜開眼睛,看一看是誰,可惜冇有力氣了。

現在想想,原來竟是慕言深。

他發了狠的逼她折磨她,又奮不顧身的救她。

男人,真是矛盾的生物。

收起飄遠的思緒,溫爾晚推門走進了病房。

“媽,”她揚起笑容,甜甜的喊道,“我來看你了。”

溫母正坐在輪椅上,嘗試著做康複運動。

植物人躺得太久,身體的各項機能都已經倒退,需要時間來恢複。

溫母慈愛的看著她:“爾晚來了啊,坐。”

“我這些天工作忙,所以就冇怎麼來看你。”溫爾晚乖巧的蹲在溫母身邊,“但我時時刻刻都是在想著你的。”

她把頭靠在母親的腿上。

就像小時候那樣。

還有媽媽,真好。

寶寶,這是外婆,你看到了嗎?溫爾晚在心裡無聲的說。

“我也天天想你,隻是我這身體……”溫母歎了口氣,“不中用了,是你的累贅,要花很多的錢。”

“錢不是問題呢,媽。”

“彆騙我了,這樣的病房,這樣的醫院環境,一天得好幾千吧。”

溫爾晚搖搖頭:“院長是許宸川的一個朋友,所以價格有優惠。你就彆擔心了。”

“我這天天吃藥,輸液,也不見怎麼好。”

五萬一顆的特效藥,慕言深不給吃。

但普通的藥物,溫母還是一直在服用的。

隻是效果肯定很一般。

一分錢一分貨。

“媽,你能醒來,就已經是上天額外的恩賜了。”溫爾晚抬起頭,“這些糟心事,都交給我。你養我長大,我給你養老。”

溫母的手指一下一下梳著她柔順的長髮。

哪怕什麼都不做,就這樣陪著母親,溫爾晚都覺得很美好。

隻可惜,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離開前,溫爾晚差點哭了,一直都在強忍:“媽,你要保重好身體,到時候我一定讓你和爸爸見上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