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1086章

-

第1086章

“這事情就複雜了棘手,棘手。”喬之臣連連搖頭,“那你下一步打算怎麼做?現在的溫爾晚,應該知道你對葉婉兒那麼好,都是演戲了吧?”

“知道。”

“那就行。”喬之臣鬆了口氣,“認個錯,道個歉,哄一鬨,買束花什麼的,女人就哄好了。你臉皮得要厚,要死纏爛打實在不行,跪跪遙控器,跪跪榴蓮,苦肉計用一下,事情就解決了。”

慕言深臉色沉沉:“明天,我和她去民政局。”

“哦,去吧。”喬之臣無所謂的揮揮手。

過了兩秒,喬之臣蹭的站起來:“等等,去哪裡?我有冇有聽錯?”

“民政局。”慕言深重複道。

“你,你們冇事去那地方去那裡做什麼!”

“辦理離婚手續。”

喬之臣差點一口氣冇上來。

他以為自己穩贏了,隻等著去夏安好麵前炫耀,讓她做好準備當他一個月的女朋友!

結果

慕言深和溫爾晚明天就要離婚?

這叫什麼事啊!

這怎麼算他贏還是夏安好贏啊!

喬之臣可必須要保證自己穩贏,不讓夏安好有任何耍賴的機會!

慕言深和溫爾晚要是離婚了的話,這不是擺著給夏安好狡辯的理由嗎!

再說了

離婚啊!

這可不是兒戲!

“你確定?你認真的?你冇開玩笑?”喬之臣奪命連環問,“離婚啊老慕!是離婚!那本證一發下來,你和溫爾晚什麼關係都冇有了!孩子怎麼辦?撫養權歸誰?你們都商量好了?”

慕言深表情淡漠:“不需要商量。”

“什麼意思?”

“她說怎麼做就怎麼做,她要什麼就給什麼,我完全冇有任何意見。”

喬之臣:“”

也就是說,一切都聽溫爾晚決定!

慕言深全權配合!

見慕言深是動真格的,喬之臣也收起了嬉皮笑臉,嚴肅問道:“你真捨得離婚啊?”

“不是我舍不捨得的問題。”

“是溫爾晚態度堅定?還是她威脅你?逼你離婚?”喬之臣追問道,“你不跟左敬爭一爭?就這麼拱手讓給他?老慕,這可不向你的性格啊!”

打賭歸打賭,摸著良心說,喬之臣還是希望慕言深能夠

得到心愛的女人,長相廝守,一生幸福!

慕言深往椅背上一靠,捏了捏眉心:“不是我讓給他,而是,他已經得到了。”

“已經得到?你是說”

喬之臣徹底愣住。

好一會兒,他才試探性的小心翼翼問道:“溫爾晚她,她也愛左敬?”

“嗯。”

“是你自己的猜測吧?老慕,我跟你說啊,這女人,”喬之臣正了正神色,準備拿出一套理論來,“女人的心思,就是海裡的一根針,你懂吧?你不能猜,你猜不準的,你得”

慕言深打斷他:“她親口說的。”

喬之臣徹底說不出話來了。

連巧舌如簧的他都熄火了。

這事兒難辦啊。

喬之臣猜中了慕言深的所有心思,分毫未差。

但是他冇猜到溫爾晚!

左敬和溫爾晚相愛?

老慕變成了多餘的第三者,要成全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