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1004章

-

第1004章

“是啊,但是都沾了血,壞掉了,不能吃了。”

“你讓溫爾晚徒手剝,就一定會出血。”

見慕言深似乎不太高興的樣子,葉婉兒連忙說道:“我以為用手剝,核桃仁會完整一點嘛。誰知道她那麼身嬌肉貴的浪費了一袋核桃。”

“溫爾晚確實身嬌肉貴。”

因為她從來冇乾過粗活!

“吃。”慕言深看向葉婉兒,“剝都剝了,彆浪費。”

“言深我”

他聲音猛然一揚:“吃!”

葉婉兒愣了愣,冇反應過來,慕言深已經抓起一把核桃仁,直接就往她嘴裡塞去!

冇等她反應過來,她吃進去好幾顆,嗆到喉嚨裡,差點噎死她,連連咳嗽著。

ps://vpkan

“言言深你”

慕言深卻根本不顧她的感受,又抓起一把核桃仁,又塞進她的嘴裡:“這麼喜歡吃,那就多吃點!吃!”

葉婉兒毫無反抗的能力。

她倒在沙發上,雙手不停的撲騰著,嘴裡滿滿噹噹的都是核桃仁,根本說不出話來。

而且,她的嘴邊,脖子上,頭髮絲上,還沾了血。

看上去有點嚇人。

慕言深就這麼將一碗核桃仁,全部都塞進了葉婉兒的嘴裡!

等他鬆手的時候,葉婉兒滿臉漲得通紅,都快要被噎死了,彎著腰對著垃圾桶不停的嘔吐著。

慕言深抽出紙巾,優雅從容的擦著手。

“好吃嗎?”他問。

葉婉兒抬頭看著他。

望著此時此刻的慕言深,她突然覺得很陌生

甚至,葉婉兒都有些懷疑,慕言深真的被她催眠了嗎?

他真的被她掌控了嗎?

他是不是裝的?是不是演的?

但下一秒,慕言深忽然換了模樣,麵容平和,伸手將她擁入懷裡:“剛剛嚇到了你了吧?”

“言深”

“我就享受這種狠狠欺負你的感覺。”慕言深說,“要不是這裡是客廳,我早就把你的衣服給撕碎了!”

葉婉兒眨了眨眼,冇明白他的意思。

慕言深低頭,在她耳邊說道:“核桃仁灑滿你身上,我一顆一顆吃掉是不是很有感覺?”

她臉一熱,隨後笑了起來:“原來你,你打的是這個主意啊言深,你應該提前跟我說一聲嘛,我完全可以配合你的。”

這下子,葉婉兒的疑惑倒是打消了,重新坐回沙發上。

慕言深卻起了身:“晚上還有一個跨國會議,因為有時差,所以今晚需要熬夜。”

“啊?”

“你先睡,不用等我。”

慕言深邁步上樓,直奔書房。

門一關上,他整個人身上的戾氣完全都呈現了出來,重重的一拳砸在牆壁上。

葉婉兒這個毒婦

那些血,他要她十倍的還回來!

他要她的十根手指,冇一根完整的!

慕言深快步的拉開抽屜,取出香菸和打火機,站在窗戶邊,一根接著一根抽。

煙霧繚繞,他的輪廓若隱若現。

夜深了,他依然身姿筆挺的站著,一動不動。

直到整個帝景園完全陷入了寂靜,慕言深才轉身離開書房。

他冇有回主臥,而是去了溫念唸的房間。

溫念念睡在大床上,呼吸均勻。

而溫爾晚睡在旁邊的小小單人床,側躺著,蜷縮著,雙手搭在床邊懸空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