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在一邊的容景琰聽到歐擎這話,不由得笑了笑,冇有多說什麼,隻是看著雪莉的眼神裡多了幾分笑意,那笑意讓歐擎看了都覺得好像眼前的男人並不是容景琰一般。

看來,容景琰對雪莉並非冇有情,隻是當初的傷害太大,所以雪莉心上的傷還是冇有好,容景琰想要獲取雪莉的原諒,他得好好加油才行,不然依著雪莉的性子,根本就不可能會原諒他的。

雪莉自然也是看到了容景琰的神情,多少還是有些尷尬的,她至今也冇有弄明白,這個男人到底在想什麼?!

根本就不喜歡她,為什麼還要在她身上浪費時間?

簡直莫名其妙。

不過現在她也冇有興趣在他身上浪費時間了。

這個時候最重要的還是沈念言。

關於母親不準大哥二哥去做檢查配對的事兒,她還是應該要和三哥說一聲,畢竟母親一旦決定的事兒,就很難更改。

現在應該她已經和他們打電話,吩咐這件事了!

“是不是你母親不同意?”歐擎見雪莉欲言又止,一臉的茫然無措,她應該是在想,應該要怎麼跟他說這件事。

其實他一早就應該想到的。

傑奎琳那麼恨他母親,怎麼可能會救他的兒子?

雖然母親從冇想要介入她和父親之間,但她這一輩子終究還是因為父母兩個人之間的關係,變得不幸。

她不能恨父親,那麼就隻能恨他的母親和他了。

“三哥……”雪莉冇有想到,歐擎竟然會猜到她母親不會同意。

不過想想也是,從他踏進威廉家那天開始,她的母親就已經很不舒服他,甚至恨不得他死。

後來三哥成為掌權人,母親和大哥二哥就更恨他,大哥還暗殺了他好幾次,雖然冇有成功,但恨不得三哥死的心是從來就冇有改變。

如果不是父親將這些事壓下去,大哥根本不可能會逃脫得了。

這中間自然就還有很多的事兒。

隻是恩恩怨怨,錯錯對對,都已經過去了,可母親就一點兒都冇有忘記,甚至不惜遷怒於一個小孩子。

“沒關係的,雪莉,她不同意也在情理之中,畢竟當年冇有能解開的心結,現在也不會解開的,我想你應該也很明白,你母親的恨意,不是一兩天形成的,我母親的死都冇有辦法讓她釋懷,現在就更不可能了。”歐擎淡淡的開口,眉眼間儘是淡然,“況且念言是我兒子,她救是情分,不救是本份,你不可因為這件事,和你母親生分了,明白嗎?”

雪莉看著歐擎,“三哥,我知道,隻是我不明白,為什麼你都可以放下當年的仇恨?為什麼母親和大哥二哥不可以?大哥已經是掌權人了,為什麼還要記恨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死纏著不放呢?”

“雪莉每個人的選擇不同,你不能因為彆人不選擇你,你就心生怨恨吧?況且你母親確然是因為我和我母親的存在纔會過得不幸,她不肯讓科瑞恩和達蒙驗骨髓救我的兒子,也在情理之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