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閃婚罪妻小說 >   第761章

-

第761章

她的腰部最纖細的地方,有一塊心形胎記。

形狀很特彆,但位置比較隱蔽,所以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夏安好算一個,慕言深算一個。

以前歡好的時候,情到濃時,他會低下頭來吻她的胎記。

“爾晚,除了我之外,冇有第二個男人知道它的存在吧?”

她蹙著眉:“你問這個做什麼?”

慕言深的心當即往下一沉:“你不正麵回答我,那就是”

還有男人知道!

誰!

怎麼知道的!

ps://vpkan

這個位置,除非脫了衣服,不然根本看不到的!

“對啊。有。”溫爾晚直接回答,“還有一個男人知道,我的腰上有一塊胎記!”

嫉妒,快要將慕言深的理智吞噬!

但他還保持著最後的一絲絲僥倖:“是嶽父嗎?對不對?你在跟我開玩笑吧,晚晚。”

嶽父也是男人,知道女兒身上的胎記,再正常不過。

誰知道,溫爾晚回答:“哦,謝謝你的提醒。除了你和我爸之外,還有一個男人知道它。”

這下,慕言深再也無法冷靜了。

他的手僵在那裡,一動不動。

“是誰?”慕言深問道,“晚晚,他是誰?!”

在離開他的這四年裡,難道,她有過彆的男人?

她開啟過一段新的感情?!

光是這麼想一想,慕言深都快要發瘋發狂了!

他無法接受,還有彆的男人,完完整整的擁有過她!

他不允許!

“是誰跟你有關係嗎?”溫爾晚問,“隻許你有葉婉兒,就不許我有彆的男人?”

“我和葉婉兒什麼都冇發生!”

溫爾晚反問道:“難道他知道我身上的胎記,就是發生過什麼嗎?”

慕言深一下子無話可說。

可是,就算晚晚和那個男人冇有發生什麼,但能夠看到她腰窩的胎記

慕言深不敢再往下想。

他怕自己會控製不住情緒!

“晚晚你是在折磨我。”慕言深的額頭抵著她的肩頭,“用你的方式,給我上了最殘忍的酷刑!”

溫爾晚重新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還知道她有胎記的那個男人是溫澤景啊。

是他們的兒子。

可是,她不會告訴慕言深的。

夜,十分寂靜。

然而,一間普通的單身公寓裡,卻一直亮著燈。

寧語綿站在沙發旁邊,看著葉婉兒。

她將葉婉兒藏在這裡,誰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