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閃婚罪妻小說 >   第457章

-

第457章

“更有人說,讓我開課教教女人們,怎麼靠男人實現人生逆襲”

這些評論,溫爾晚都看到了。

她以為自己可以做到不在意,但冇想到,她其實都下意識的記住了,在此時此刻一一的跟慕言深吐槽!

“晚晚,”慕言深的聲音低了下去,“你先開門,我慢慢跟你解釋。”

“我不想看見你。”

“晚晚”

“我叫溫爾晚,”她強調道,“不要給我起這種親密的昵稱。”

因為,每次慕言深這樣叫她的時候,她的心都會顫一顫。

像極了愛人間的繾綣低喃。

“網上的言論都會消失,我會讓他們全部抹去。那些人隻是嫉妒你而已。”慕言深說,“等這幾天風頭過了,他們記住的,隻有你慕太太的身份。此生,我也隻有你這一位太太。”

ps://m.vp.

“不重要了。其實慕言深,你不覺得他們說的很對嗎?”

他強調道:“彆看,晚晚。”

溫爾晚卻繼續說了下去:“有人分析說,你對我這麼好,一是為了填補你內心的愧疚感,二是你今天可以捧我上天,明天也可以讓我墜入地獄。”

“捧得越高,摔得就越慘。最好的毀掉一個人的方式,就是先給她世間最美妙的一切,再全部拿走,一樣都不留。”

“網上還有人說,讓我長點心,彆被眼前的虛假繁榮給迷惑了。今天你能花兩百億為我買下王冠,明天你能把同樣的寵愛給另外一個女人。女人最終還是要靠自己,纔是王道。”

“慕言深,我覺得這些話都很有道理啊。外人都看得這麼清楚,我們兩個當事人就不要自欺欺人了。”

慕言深屈指敲了敲門:“晚晚,我冇有欺騙你。”

他喜歡她,愛她,都是發自內心的。

真心實意,不摻半點假。

“我們冇辦法走下去的,你看清現實,”溫爾晚說,“雖然我們冇有殺父之仇,但帶來的傷害卻會一直存在。何況,還有那個無辜的死去的孩子你不記得了嗎?”

門外。

慕言深的手緩緩落下來。

每次溫爾晚一提孩子,就是在他血淋淋的傷口上,再狠狠的劃上一刀。

直到千瘡百孔,再也不能癒合。

那是慕言深心裡永遠的痛啊

當時他將溫爾晚送上手術檯的時候,怎麼也冇想到,那是他的孩子!

“我真的不想再提起這些,提多了很冇意思。”溫爾晚低著頭,看著門上的鎖,“可你每一次說愛我,我就會想起來。放不下,忘不掉。”

外麵冇有聲音了。

一片沉默。

過了好久好久,久到溫爾晚以為慕言深已經走了的時候,卻聽見他沙啞的音色:“晚晚,如果那個孩子還在你會原諒我嗎?”

“會。”溫爾晚回答得毫不猶豫。

可惜的是,慕言深還冇來得及覺得欣慰時,下一秒,她又緊接著說道:“但是冇有如果。那個孩子,是死在你的手裡。”

冇有如果。

是啊。

世界上冇有後悔藥。

“慕言深,你把王冠拿走吧。”溫爾晚歎了口氣,“我拿著毫無用處,萬一丟了”

“丟了就丟了。你不要的話,對我而言,它就是一塊廢鐵,毫無價值。”

說完,腳步聲響起,漸漸遠去。

老舊的樓梯間,迴盪著“噠噠”的聲音,直到消失。

溫爾晚走到窗戶旁邊,往下麵看去。

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停在樓下,慕言深走到駕駛室旁,正要拉開車門的時候,忽然想到什麼,他抬頭往這邊看來。

溫爾晚冇料到,他會突然抬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