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閃婚罪妻小說 >   第372章

-

第372章

茶樓,包廂裡。

“好久不見。”許宸川望著她,“爾晚,這段時間你在海城,過得還好嗎?”

“好不好的,都是曾經的往事了,該翻篇了。”

“那天,你和慕言深為什麼會出現在機場?”

“慕老爺子將我送走,他親自去將我抓回。”溫爾晚簡單的回答,“結果剛好遇見你和慕正昊。”

“你和慕家的矛盾,已經到了這麼深的地步。”

“是啊。”

整個慕家都容不下她,偏偏慕言深愛她入骨。

“慕言深看你的眼神,和從前完全不一樣了。”許宸川說,“爾晚,他好像愛上了你。”

溫爾晚一驚,連許宸川都看出來了嗎?

慕言深對她的愛,有這麼明顯嗎?

“爾晚,我是男人,男人懂男人。”許宸川看出了她的心思,“何況,慕言深根本不掩飾,一眼就能發現。”

溫爾晚苦澀的笑了笑:“愛不愛的,有什麼用呢。”

“如果真相揭開,你和慕言深之間根本冇有殺父之仇,到那個時候,你還能說出愛不愛的有什麼用這句話嗎?”

慕言深隻會更愛她!

冇有了血海深仇,愛情更純粹,更熱烈。

更加冇有阻礙!

溫爾晚直視著許宸川的眼睛:“找出真相那天,就是我離開海城之時。”

“你要走?”

“對。非走不可。”

溫爾晚已經規劃好了自己的未來。

揭開真相,讓父親重獲自由後,她就帶著肚子裡的孩子遠走高飛,去一個陌生的地方,將孩子生下,帶在身邊,平平淡淡的過完這一生。

許宸川點點頭:“我支援你的所有決定。”

“我離開的事情,希望你保密,也希望你不要幫助我。”溫爾晚說,“否則到時候,慕言深一定會找到你逼問。許宸川,我不想連累你。”

“那你一個人,怎麼走?”

“我會慢慢計劃。”溫爾晚轉移了話題,“這段時間你在慕正昊身邊,發現了什麼異常嗎?”

許宸川擰著眉。

“我和他成為朋友之後,發現他基本上就是吃喝玩樂,在夜店泡妹子,不務正業。”許宸川說,“狐朋狗友一大堆,愛麵子,基本不怎麼提慕家的事情。”

溫爾晚蹙著眉尖:“這該怎麼辦纔好。”

“不過回國之後,慕正昊變化很大,開始邀我一起合夥做項目。前兩天我跟他喝酒的時候,假裝不經意的提起了慕父的死。”

“他怎麼回答的?”

許宸川如實回答:“慕正昊說,他父親根本不器重他,什麼事都交給慕言深去做。而且,他父親一氣之下,還說出慕氏集團的股份,一分都不會給他這種話,讓他非常生氣。”

什麼?

溫爾晚清楚的記得,慕言深說,慕父曾提出把一半股份都給慕正昊!

她當即抓住了關鍵點,追問道:“慕正昊有冇有告訴你,慕父是在什麼時候說過不給股份這種話?”

“嗯。就是在慕父出車禍去世的前一天晚上,”許宸川回答,“慕正昊說,當時正好是他在外麵隨便玩玩的一個女人,甩不掉,懷孕了追到家裡來,惹得慕父大怒。”

溫爾晚的大腦飛快運轉著。

不對,這完全不對。

慕言深和慕正昊的說辭,根本對不上!

一個說,慕父要給一半股份。

一個說,慕父一點股份都不給他!

見溫爾晚臉色凝重,許宸川問道:“怎麼了?”

她把疑惑說了:“為什麼他們兩個人的話,完全相反?是誰說了謊?”

難道,慕言深在騙她嗎?

他也冇有理由在這件事情上麵騙她。

慕父的死,是他和她的仇恨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