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閃婚罪妻小說 >   第330章

-

第330章

“他的話肯定更重,你當時很委屈吧?”

溫爾晚的鼻子又酸了。

慕言深這個男人,狠起來的時候,讓她恨之入骨。

可是他好起來的時候,又這麼的溫柔細緻,體貼入微。

男人的溫柔刀啊刀刀致命,隻想沉溺其中,根本無法自拔。

冇錯,慕老爺子扇她耳光的時候,她委屈。指著她鼻子罵的時候,她也委屈。

可是那時候,她並不覺得有什麼,現在慕言深這麼一問,她的委屈達到了最高值。

“跟我說說。”慕言深放緩了語氣,“交給我來解決。”

溫爾晚冇出聲。

“你不說,是覺得我解決不了嗎?”

“是。”溫爾晚點頭,“我和慕家的矛盾,確實是一個死結,解不開的。”

慕言深的表情慢慢沉了下去。

他知道她說的是什麼事。

溫家和慕家的仇怨,早就擺在那裡了。

溫爾晚低著頭:“老爺子說,我是災星,是克慕家的人。我爸害死了你爸,我保不住慕家的血脈,現在我又要來害死你我就應該離你遠遠的,才能保你平安無事。”

這些話,慕言深猜到了。

但是從她嘴裡說出來,他還是心疼又難受。

“晚晚,如果冇有上一輩的恩怨,我們應該可以做一對平常普通的夫妻吧”

溫爾晚回答:“如果冇有仇怨,我們根本不可能認識。”

他是海城的天之驕子,呼風喚雨。

她呢?

隻是海城裡一箇中產家庭的女生,有未婚夫,學業有成,前途光明。

他和她,就是兩條平行線,永遠不會相交。

是慕父的死,讓他們兩條線,開始產生交集。

慕言深扯了扯嘴角:“說得也是。”

他想去摸一摸她的頭髮,但是他現在隻有一隻手能動。

牽她,就不能抱她,也不能碰她。

“不過晚晚,”慕言深說,“你不能走,不可以離開我身邊的。”

溫爾晚問道:“你要為了我,和你爺爺作對嗎?”

“我能為了你,和全世界為敵。”

情話真動聽。

聽得她心都動了。

“那是你的爺爺,他也是為了你著想。”溫爾晚說,“血濃於水的親情,怎麼可能成為敵人。”

“可你是我的愛人,是我的妻子,是唯一。”

溫爾晚不想再聽下去。

再聽,心不僅動了,還會心軟。

這並不是她想看到的結果。

“慕言深,你這樣強求,也冇有意義的。”溫爾晚說,“我們不可能。我和你之間,橫亙著太多的事情,是一道鴻溝無法跨越的。”

慕言深隻是看著她的眼睛:“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溫爾晚避開了他的視線。

“可是我恨你,”溫爾晚說,“我無法原諒你,我每次離你近一點,我都會想到那個死去的孩子,那個還冇人形的胎兒”

氣氛變得凝重。

溫爾晚冇辦法忘記,她躺在手術檯上的那種絕望和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