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閃婚罪妻小說 >   第1230章

-

第1230章

“演得再像,也會有破綻的。這已經是最後的辦法了,如果萬一我露出破綻,讓寧語綿發現了,那麼就前功儘棄,功虧一簣了!”

慕言深還是拒絕了他:“不行。”

一是因為冒險。

二是因為他覺得,溫爾晚也不會答應!

他不能就這樣和左敬私下裡達成了協議!

“反正你有解藥。”左敬說,“試一試,就還有成功的機會。退一步來講,要是寧語綿不上鉤不管我死活的話,你到時候再給我吃解藥就行了。”

為了緩解氣氛的緊張,左敬笑了笑,故意說道:“該不會你壓根冇有解藥吧。”

慕言深當然有解藥。

但是服毒這種事情,不是兒戲!

“我再考慮一下。”慕言深回答,“我不能就這樣給你。”

ps://m.vp.

左敬歎了口氣,慢慢收回手:“好吧,但是我們都耽誤不起了。越快越好,我想讓念念早點認出爾晚,讓她們母女早日回到往日快樂的時光。”

這個辦法,冒險又大膽。

全靠賭!

但確實是一招好棋!

寧語綿是為愛發狂的女人,她會為愛交出解藥的概率,也很大!

隻是,這些都需要委屈左敬了!

“毒發的過程,是非常非常痛苦的。”慕言深看著他,“左敬,你不要以為寧語綿能撐住,就很輕鬆,能夠隨隨便便熬住。她是一個喪心病狂的人,早就不怕死了。”

“我知道。我越痛苦,寧語綿才能越心軟。”

畢竟,他是誘餌啊。

隻有左敬真的中毒了,真的毒發了,在寧語綿麵前一次又一次的痛得死去活來,才能激發寧語綿的愛意和憐惜。

其實啊愛一個人的最高境界,是憐惜,是心疼。

是希望他好,遠勝過自己好。

看看左敬這個辦法,能不能夠讓寧語綿交出解藥!

“還是要再深思熟慮。”慕言深抿唇,“而且,我要和晚晚商量。”

左敬一驚:“不要告訴她!”

“你覺得能瞞住她嗎?何況,她有知情的權利!”

“可是,她不會答應的!”左敬說,“越快進行越好,免得再出現什麼變故!或者,你等我吃下去了,改變不了了,再告訴她也不遲!”

慕言深忽然笑了。

是啊,溫爾晚不會答應的。

因為她愛左敬。

相愛的人,怎麼忍心又怎麼捨得對方去冒險呢!

不用去問,慕言深都知道晚晚一定不同意。

他不可以就這樣擅自答應了左敬。

免得晚晚怪他,恨他。

“我先走了。”慕言深轉身,“有訊息再通知你。”

“你直接給我吧!”

“不可能。”

“那,”左敬退讓了一步,“越快越好,最好今晚!”

慕言深已經走遠了。

左敬站在原地,滿臉凝重。

吃下毒藥可不是隨便說說的,當然,左敬不會有事,因為解藥慕言深隨時能夠給他。

可是,毒發的過程中,整個人都是處於一種失去理智和記憶的狀態,而且痛感會消失,會不受控製的做出傷害自己身體的事情。

所以寧語綿的身上,纔會那麼多的淤青和傷口!

左敬看著那扇緊閉的病房門。

他覺得自己挺無恥的。

利用寧語綿的愛意,來騙取她手裡的解藥。

可是,真的已經是走投無路,冇有辦法的辦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