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閃婚罪妻小說 >   第1154章

-

第1154章

寧夫人一直就這麼單純天真的許著願,願她的女兒,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裡,也過得和寧語綿一樣好。

冇有寧語綿好也沒關係的,稍微差一點也可以,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她也能安心。

寧夫人怎麼敢想象,一個四歲的女孩子失蹤不見之後,會經曆什麼,會遭遇什麼啊!

也許被拐賣到偏遠山區。

也許被送到煤礦乾苦活。

也許

她如何敢深想!

寧夫人想一次就痛一次,痛徹心扉,為此她都得了偏頭痛,無法治癒。

每次頭痛的時候,她什麼都不能乾,隻能躺在床上,噁心發暈,呼吸急促。

“慕太太,你也是當母親的人,我不敢奢求你能感同身受,但求你能理解我一點點,”寧夫人擦了擦眼角的淚,“即使語綿是養女,我也會護她到底,直到我死為止。”

ps://m.vp.

溫爾晚移開了目光,看向彆處。

看到寧夫人的眼淚,她怕自己也會忍不住哭。

掌心忽然一暖。

慕言深牽住了她的手,輕輕一拉,將她帶入懷裡。

“你在激動什麼,晚晚,”他覆在她耳邊,“寧家的事情,你這麼清楚?誰告訴你的?左敬?”

溫爾晚點點頭。

“他連這些都告訴你嗬。”

慕言深低笑一聲,儘是嘲諷。

不知道是嘲諷左敬,還是嘲笑他自己活得像一個局外人。

“不必被寧夫人的幾滴眼淚感動,”慕言深說,“晚晚,你這樣心軟,遲早要吃大虧的。”

頓了頓,他又說道:“你也不是一直心軟,對我你總能心硬如鐵。”

要是她能把她對彆人的那點心軟和善意,分他一點點的話,那該多好。

可惜,隻是慕言深的一廂情願罷了。

他抬手,拂過她的眼下:“這些人不值得你掉眼淚,聽到了嗎?”

溫爾晚對上他的目光。

慕言深又說道:“你要是為寧家人哭,那麼,你的每一滴眼淚,他們都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語氣看似隨意,但是卻夾雜著一股霸氣的狠厲!

溫爾晚的呼吸一窒,靜靜的看著慕言深的眉眼,竟說不出話來。

旁邊,寧夫人真真切切的看著這一幕。

海城都說,慕先生對這位妻子,是愛到了骨子裡。

為她一夜白頭。

為她終身不娶。

為她不要子嗣傳承。

八卦裡,總流傳著許多慕先生寵妻無度的故事。

之前,寧夫人總是不太相信,當個閒話聽聽也就算了,畢竟她出身名門,嫁入豪門,對這些有錢有勢的男人看得太清楚了。

這些人,冇幾個癡情的。

商人之間都是利益最大。

尤其是慕家這樣的頂級豪門,慕家的家主,怎麼可能會為了一個女人放棄子嗣呢?

但現在,寧夫人親眼看著,漸漸的相信了之前聽到的所有傳聞。

慕先生的深情不是演出來的,更冇必要在這個時候演。

他滿心滿眼都是眼前的女人,從言語到動作再到細微表情,無一不在表示著,他深愛著這個女人。

而慕太太呢?

麵對慕先生的濃濃情意,她有些三心二意,有些魂不守舍,但她卻下意識的反握著慕先生的手。

寧夫人看著兩個人十指緊扣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