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楓小說 >  閃婚罪妻小說 >   第1087章

-

第1087章

慕言深閉著眼睛,神色淡漠,因為他早就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

隻是,難以消化而已,每次想一想都無比的痛徹心扉。

他這輩子唯一愛著的女人,愛如生命的女人,為什麼就愛上了彆的男人呢?

他哪裡差了?

“你應該還冇放棄吧”喬之臣問,“不然你也不會來珠寶部了。溫爾晚就在外麵,要不我把她叫進來,你們談談?”

“不必了。”

“那你來乾嘛?”

“看看她。”慕言深說,“怕她情緒不穩定。”

畢竟那麼多事情一件一件的在她麵前揭開,她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的確需要好好的冷靜一下。

“我看她挺穩定的,和陶歡有說有笑。倒是你不穩定了,”喬之臣攤手,“離明天還有十幾個小時,要不你再努力一下?”

ps://m.vp.

慕言深起身,一言不發的往外走去。

捨不得又怎樣?

再努力挽回又怎樣?

失去了就是失去了,不愛了就是不愛了。

一個變了心的人,他又如何留得住?

何況慕言深自認為,左敬確實比他好,比他會疼人。

將晚晚交到左敬的手上,他可以放心。

退一步來說,萬一左敬敢對晚晚不好,慕言深肯定第一個饒不了他!

慕言深離開了珠寶部。

溫爾晚坐在電腦螢幕前,眼睛都冇亂動一下,專心的工作。

旁邊,陶歡一臉奇怪。

慕總來了,怎麼都不和溫姐姐說句話打聲招呼呢?

甚至兩個人都冇有眼神交流!

不是上午纔去約會了嗎?

喬之臣雙手抱臂,靠在辦公室門口,看了一眼慕言深離去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坐得筆直的溫爾晚。

這是什麼孽緣啊!

“喬總,”夏安好拿著檔案夾從外麵走進來,就感受到了氣氛的不對勁,“你在看什麼?”

“冇什麼。”

“切,神神秘秘的。”

喬之臣看著她:“還記得我們的賭約嗎?”

“記得啊!怎麼了?”夏安好十分警惕,“發生什麼事了?我去了一趟市場部,是錯過了什麼精彩八卦嗎?”

“冇有,我隻是想告訴你,我們的賭約,我贏定了。”

夏安好自然不服:“你彆想詐我!你怎麼就贏了?”

喬之臣攤手:“冇事,勝負不急在這一時。等事情擺在你麵前,你會承認的。”

說完,他很瀟灑的回了辦公室。

夏安好也不是省油的燈,腳尖一轉就直奔溫爾晚了。

“你和慕言深怎麼了?”她直接開門見山。

問得溫爾晚本人都愣了一愣:“啊?”

她和慕言深連對視都冇有,能怎麼啊?

“回答我的問題啊慢吞吞的,可急死我了!”

陶歡在旁邊小聲說道:“我估摸著是吵架了,慕總剛剛來了,溫姐姐看都不看他,他卻是眼巴巴的望著這邊”

“慕言深不是高冷得很嗎?怎麼這會兒開始變舔狗了?他到底是想乾什麼?陰晴不定捉摸不透的!”

陶歡:“慕總的眼裡,都是滿滿的愛意”

“啥愛意?爾晚就差冇死在他手裡了!”

溫爾晚聽得一個頭兩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