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進門到現在,無論是梁榮還是曾馨話裡話外都在強調兩家成了親家以後就都是一家人的關係。

而這期間江瑾雖然臉上全程都帶著友好的笑,可每一次卻都把話很不客氣的還了回去。

不是一家人。

而是明明白白的外人。

話裡話外很是客氣,冇有絲毫的怠慢。可也僅僅是對登門到訪的客人,不管喜不喜歡,該有的涵養和禮貌肯定還是要有的。

這些聰明如梁榮和曾馨怎麼會看不出來呢,可看出來又能怎麼樣?

是他們主動上門的,隻要江家表麵的態度在那,他們就可以當作什麼都不知道。

反正梁書兒是梁榮的女兒。這一事實就算梁書兒再不喜歡那也是事實,血緣上的關係是切割不掉的。

而梁書兒也確確實實的嫁到了江家。成了名副其實的江而夫人,江家跟梁家現在就是親家。

這也是事實。

所以,江家的人不喜歡他們冇關心,隻要有這層關係在就行。

梁榮隻需要讓外界知道他梁榮跟江氏集團的江總是親家的關係。

這些梁榮跟曾馨兩人都想的很清楚,目標也是出奇的一致,不然兩人這會也不可能會坐在這裡。

可是梁薇薇卻不同。

她雖然也坐在這裡。可是看著對麵坐在一起的梁書兒跟江葎,她卻是怎麼看怎麼覺得礙眼。

尤其還有江瑾話裡話外對梁書兒的維護,還有眼前這個從他們進門到現在連看都冇看他們一眼的老婆子,卻一直拉著梁書兒的手,也不知道那麼個破戒指有什麼好看的。

梁薇薇越想越氣,越想越不甘心。

本來在從主編那裡得知關於江葎的那些訊息的時候,她雖然震驚,可是震驚過後卻是欣喜的。

她就說梁書兒哪來的那麼好運氣,剛回國就能撿到這麼個好男人,最後還成功的嫁入豪門。

感情到頭來是個殺人犯。

說不定江葎外表的好都是故意偽裝的。私底下肯定有另外的麵孔,說不定會對梁書兒動手也不一定。

而且以前殺過人。這要是以後……

所以梁薇薇才迫不及待的把梁書兒約了出來。

可她本以為梁書兒在得知江葎是個殺人犯這個訊息後肯定會很震驚害怕,後悔,最後回去跟江葎提出離婚。

可事實卻跟她想的完全相反。

昨天在咖啡廳梁書兒在看完她拿出來的資料後整個人一直顯得很平靜,冇有憤怒的質問,也冇有傷心的後悔。

梁薇薇甚至想過梁書兒會拿錢來封她的口,可最後她卻是什麼也冇說。神色平靜的直接離開了。

直到過來這邊的路上梁薇薇都一直想不通梁書兒昨天在她的麵前是裝的還是真的不在乎?

這會梁薇薇看著梁書兒全程對他們無視的態度以及跟江葎兩人親昵的姿態。

梁薇薇都差點以為梁書兒是真的不在乎了。

直到她剛纔說話的時候梁書兒那瞬間的反應,梁薇薇敢保證自己冇有看錯。

當時梁書兒臉上閃過的絕對是慌亂。

她在擔心什麼?

昨天她找她的事她回去後冇有跟江葎說。而且還不想讓江葎知道她知道了?

而且看江瑾當時的態度她明顯也是不知道的。

也就是說,梁書兒害怕這件事被人知道,即使江家自己人和江葎本人。

想到這裡,梁薇薇眼底露出一抹陰狠的笑。

既然你不想讓人知道,那我就偏不能讓你如願。

這時傭人往客廳這邊走來,手裡拿著一把鑰匙遞給梁書兒說:"二夫人,您的要是忘拿了。"

剛纔得知梁榮他們過來,梁書兒太過於震驚,跟江葎起身的時候早就把江瑾給她的鑰匙給忘記了。

江浩初抱著雙臂坐在一旁,見狀笑嘻嘻的開口:"小嬸果然是視錢財如糞土的人。連湖中行的鑰匙都能忘記,佩服。實在是佩服。"

"這要是換做我,我恨不得現在就把這鑰匙放到保險箱給供起來。"

雖然湖中行的房子很好,很值錢,可是江浩初是誰。從小到大什麼好東西冇見過?他名下比湖中行還要貴的房子好幾套,至於鑰匙。早不知道被他扔到哪裡去了。

可他話說完轉頭又看向江瑾說:"姑姑,你說你這麼大方。可我看小嬸好像不怎麼喜歡啊,你說你要是送給我多好啊。送給我的話我肯定--"

江浩初的話冇說完被一旁反應過來的曾馨給打斷:"湖中行?"

"是城西的那個湖中行?"

曾馨的目光落在梁書兒手裡的鑰匙上,一眼就認出了上麵掛著的限量版的鑰匙圈。據說官方標價十幾萬,可卻是非賣品。隻有買了房的人才能擁有。

而隻要看到誰帶著這個,那絕對就是在湖中行有房的人。

為此有些冇買到房或者說單純喜歡這個鑰匙扣和一些其他或虛榮或炫耀以及其他莫須有的原因的人,私下會重金找買了房的人購買。

據說就這麼一個小玩意,現在的價格已經炒到了一個讓人震驚的數目。

原本曾馨其實也有私下購買一個的衝動,可眼看著價格以一個恐怖的數字攀升,她最後不得已打消梁這個念頭。

可是現在這個鑰匙圈卻是被梁書兒拿著,而且還不是私下購買的,是真的有房,而且聽江浩初的話還是江瑾給送的?

想到此,曾馨差一點冇有控製好臉上的表情,瞳仁瞪的很大,一旁的梁榮和梁薇薇也很是震驚。

梁書兒抬頭看著,細軟的眉皺起。

本不想說話,最後到底還是說了句:"我不怎麼清楚,是姐姐送的。"

說著正要把鑰匙收起來,曾馨卻是忽然起身:"等一下。"

梁書兒麵露不耐。

曾馨臉上的表情這會已經恢複了,隻見她快速走到梁書兒的麵前,笑著說:"書兒,阿姨看這個鑰匙扣好可愛,能給我看看嗎?"

"就一個小玩意,冇什麼好看的。"梁書兒說。

一旁的江媽媽聞言也跟著抬頭看著曾馨說:"就是,冇什麼好看的。"

曾馨:"……"

這老婆子該不會是裝瘋賣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