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樸永俊抵達江城的新聞就像一個重磅炸彈,將整個九州國醫壇炸開了鍋。

哪怕是世界醫療界此刻也是沸沸揚揚,鬨騰的很。

江城主論壇已經被刷屏了。

“陰謀!這些肯定都是新羅國人的陰謀!”

“洛神醫突然受傷,然後這個樸永俊就來了!天底下哪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對,這絕對是新羅國人事先策劃好的,目的就是要撼動我們九州國醫術的地位,想要用新羅國醫生取代我們九州國醫術在國際上的地位!”

“太無恥了!”

無數人在網上狂噴。

版主也是十分的憤怒,並冇有刪帖,以至於江城論壇的發帖量以每小時破萬的速度在進行。

然而這個訊息出現冇多久,又一記震驚了所有人的訊息傳開。

一名舅舅黨發帖!

“各位,已經實錘了!我舅舅是江城市巡查司的,根據巡查員調查,那兩名傷害洛神醫的人是我們江城的無業遊民!他們受人指使去害洛神醫,據說這次不僅是洛神醫遭到了暗算,連秦柏鬆神醫也遭了害!以下是那兩名無業遊民的資訊!訊息千真萬確,大家可以去調查,他們這兩個人平日裡就是打散工過日子,怎麼可能一下子掏出幾百萬?”

帖子下麵配了幾張圖,正是那兩人的身份證。

這則資訊出現,整個論壇徹底炸穿!

千度、社交軟件、網魚新聞等媒體紛紛轉載。

儘管這個帖子出現不到十分鐘就被刪除了,但資訊已經擴散了出去。

頃刻間,全網開始聲討起新羅國醫生,無數人破口大罵,無數人瘋狂抵製。

這篇‘實錘’帖子被轉載到了微博,熱搜瞬間頂到了第一。

燕城某辦公室內。

“怎麼回事?你們是乾什麼吃的?”

一名身材挺拔穿著守衛服的老人連連拍著桌子,憤怒的衝著麵前的中年男子咆哮。

“泱泱九州國,被這麼幾個跳梁小醜搞的雞飛狗跳!你們都是飯桶嗎?”

“首座,我……”

“閉嘴!”老人直接吼斷了男子的話:“給我想辦法補救!無論如何,一定要保住國粹,保住九州國醫術的顏麵!”

“是!首座!”

……

淮天省一條老街處。

一名老人正拖著行李箱,急匆匆的走出藥鋪。

“大師,您去哪?”

趕來的醫師急忙跑去幫老人把行李箱提著,急切的問。

“快,送我去車站,我要去江城,快!”老人顫抖的喊道。

醫師臉色頓變,肅然起敬,立刻喊道:“馬上安排車,直接送大師去江城……不!我親自送!”

……

一座藥廬前。

七八名穿著唐裝的男女朝藥爐鞠躬。

片刻後,藥廬內走出一名雙鬢斑白的老太。

老太佝僂著身軀,駝著背,不斷的咳嗽。

“秦柏鬆那個老棺材都遭重了嗎?”老太太笑了笑:“行吧,那老身就走一趟吧。”

“奶奶,您年紀大了,身體不好,還是我去吧!”

一名穿著翠綠漢服的少女從裡麵走了出來,溫柔的說道。

“好,好,好!”老太點頭微笑:“你去看看,也算是見識見識世麵!記住,莫要讓人辱了老祖宗傳給咱們的東西!”

“是,奶奶!”

少女頷首說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