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此之外,各路還來了不少其他勢族的人加入。

“魔君大人!龍爪派掌門率領三千弟子,前來助陣!”

一名魔人快步跑到騎著魔馬的死龍天跟前,跪地抱拳高呼。

“好!”

死龍天點點頭。

“魔君大人!靈心陵陵主親率五千靈心陵高手助陣!!”

“好!”

死龍天再度點頭,臉上揚起淡淡的笑意。

“魔君大人,紫雲廟的人也來了!”

“魔君大人....”

隨著隊伍開進,不斷有宗門勢族彙聚於魔人大軍。

當然,這些人並不是真心想要相助魔人,而是他們的親朋摯友被天魔道的人擒拿,他們不得已而如此。

死龍天在出軍前,派人通知了這些宗門,要他們前來助陣,若是不從,他們的親朋摯友便要被活活祭練。

“傳令下去,叫龍爪派、靈心陵、紫雲廟等勢族高手打頭陣,作為先鋒,率先開向江城!先打掉江城外部的防禦!”

死龍天淡淡喝道。

“遵命!”

一魔人跑了下去。

而這些宗門勢族的領袖一聽,一個個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死龍天這是拿他們當炮灰啊...一眾勢族宗門的人很是不滿,儘皆破口大罵。

但他們冇有選擇。

天魔道所抓的人質,都是這些勢族宗門的高層,都是那些掌門宗主身邊的至親。

哪怕宗門勢族間有人反對,有弟子不樂意,也無濟於事。

為了救出自己的至親,這些掌門宗主們不顧任何人的反對,強行聽令於天魔道,朝江城進發。

很快,一股由十幾個勢族組成的數萬人的隊伍奔向江城。

領頭的是靈心陵主秋姬!

她一身大紅袍子,騎著白馬,臉上全是急色。

天魔道抓了她的夫君富萬年,她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完成天魔道的任務,好救出夫君。

但靈心陵的人對此尤為不滿。

在眾人看來,秋姬身為一宗之主,所考慮的應該是宗門所有人的利益,而非她個人,如若她執意要去救自己的夫君,人們也不反對,但不能強迫。

事實上秋姬不顧眾人意願,逼迫眾人隨她為天魔道效力。

以至於怨聲載道,許多人敢怒不敢言。

現場大多數人都是被秋姬強迫逼來的。

人們黑著個臉趕路。

“陵主!我們如此冒然進攻江城,幾乎等同於是與龍國叫板!如此一來,我們豈不是叛國?如此行徑,豈不是要誤了一陵之眾?”

一名年長的老人來到秋姬身旁,壓低嗓音沉道。

秋姬此刻急於救夫,心急如焚,豈能聽得進旁人之言?

她臉色一黑,惱聲喝道:“你什麼意思?莫不成你是想違背陵主之令?要背叛我靈心陵?”

“陵主息怒,我....我不是這個意思。”老人臉色大變,連忙抱拳低頭。

“聽著,我們此番不是去進攻江城,我們也不可能做出叛國此等喪儘天良之事,我們此番僅僅是為了討伐陽華!明白嗎?”

秋姬冷冷道:“江城林神醫,凶狠殘暴,濫殺無辜,是個十足的惡人,我等此番是替天行道!為民除害!”

“是....”

老人再度抱拳,老臉卻十分難看。

這自然是秋姬的藉口,誰都清楚。

可即便如此,人們也冇得選擇。

不知過了多久,這十幾個勢族的隊伍已經開到了江城城外。

周玄龍麵色冰冷,帶領著龍玄軍團早早在此處佈防。

他是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等了半天所等到的不是魔人,而是一群群龍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