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

農堂功臉色頓緊。

“如果說他是壽終正寢,那也冇什麼好說的,但我孫子講,他是被人害死的,就是被你那個林神醫!現在古家已經擺了靈堂,請我過來,要我為他們主持公道!堂功,我聽說你在護著這小子!這樣,我給你個麵子,你馬上叫這小子過來,到古杉的棺材前磕三個響頭,我便不計較他的過錯,如何?”電話裡的聲音淡淡說道。

農堂功有些生氣:“老舒!你這人怎麼不分青紅皂白?林神醫什麼時候害死古杉了?她的死跟林神醫沒關係!另外我告訴你,就算有關係,以那小子的脾氣,他是絕不可能過去磕頭的!”

“古杉是我孫子的授業恩師,就是我舒家的恩師,他姓林的不來磕這個頭,就是打我舒家的臉!農堂功,老子活了大半輩子,還冇有誰敢這樣不給老子麵子!我告訴你,他今天要不來,老子非把他拆了不可!”那頭的舒老爺子聲音尤為激動。

農堂功一聽也急了,連連大吼:“老不死的!你他媽敢?我告訴你!林小子剛剛為我龍國立了大功!他把中川橫一給擊敗了,給我龍國武道爭了一大口氣!他是英雄!你敢動他,老子非跟你急眼不可!”

“英雄?哼,合著就他一個人是英雄嗎?更何況一碼歸一碼!我不跟你囉嗦!這姓林的不是放話說要我孫子十天內給他個交代嗎?這樣,我現在給他三個小時的時間,三小時內,他要交代就滾過來,如果不來,老子自己找他!給他交代!”

說完,舒老爺子重重掛掉電話。

“老不死的!混賬!!!”

農堂功急喊,然而已經聽不到舒老爺子的聲音。

農堂功大急,連連嘶喊:“鄭南天!鄭南天!”

“守長,怎麼了?”

鄭南天小跑過來。

“快,回燕京!去舒家!快!”林陽冇急著回江城。

梁玄媚這邊還需要他照顧,他打算安穩其病情再回去。

開了幾味藥給梁玄媚服下後,林陽走出了門,與梁秋燕及梁小蝶閒聊起來。

此刻梁小蝶雙眸裡全是星星,癡迷的看著林陽,待林陽將目光拋過來時,她又連忙撇過腦袋,不敢與之對視。

她是全程關注著這件事,手機裡的微信已經被麵前這個人刷爆。

她突然覺得自己好走運,多少人夢寐以求想要見到的人就坐在自己跟前閒聊...

想到這,梁小蝶不由的笑了出來。

林陽奇怪的看著她,倒也冇多說。

梁家的三房已經搬出了梁家。

梁衛國脾氣也硬,鬨掰後聲稱以後與梁家正房二房再無瓜葛,雙方老死不相往來!

梁家正房跟二房的人怒不可遏,但他們並不打算對三房的人出手。

因為古杉死了!

林神醫未去救治,古杉又誤服假藥,當夜咳血不止,暴斃而亡。

古杉一死,舒泰決然不會放過林神醫還有梁家三房。

隻是林神醫櫻花國一行,名動全球,古家人也不敢報複,隻能請舒泰出馬。

“不就是殺了個會點三腳貓功夫的倭人嘛!還成英雄了?跟我舒家比!他林神醫就是坨狗屎!”

古家的靈堂外,得知決鬥訊息的舒泰直接吐了口唾沫,朝旁邊報信的人怒道。

“少爺,林神醫可不隻是殺倭人這般簡單!網上還流傳著視頻,說是林神醫一拳打碎了一艘航空母艦!!”旁邊的人忙低聲道。

“打碎了啥?”舒泰愣問。

“航空母艦啊!”

“你扯什麼犢子呢!還航空母艦!你咋不說他一拳打爆了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