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煮麪的蘇顏小手一僵,驚愕的望著張晴雨。

“哦?”林陽嘴角上揚,笑著說道:“蘇家發達了?居然有這麼多老闆老董上門?老太太做夢到想讓蘇家擠入江城一流世家的行列裡,現在看來,她這個夢想是快實現了!”

“少囉嗦,吃完麪趕緊去!”

張晴雨哼道,便跑去洗澡了。

二人剛下火車,得整理整理。

蘇顏端著剛剛煮好的麵走來,林陽也不客氣,坐下便開吃。

“那些人來找奶奶合作,多半是想通過奶奶搭上你這根線,好介入到青山區的項目當中吧?”蘇顏望了眼大口吃麪的林陽,忍不住道。

“是。”林陽含糊不清的回答。

“你的意思呢?”

“雨女無瓜。”

“啥?”

“與我無關。”

“那現在該怎麼辦?奶奶已經在與那些人接觸了,怕是合同都已經簽了好幾分……”蘇顏麵露焦急。

“我說了,這與我無關。”

林陽將嘴裡的麵吞了下去,放下碗筷道:“老婆,我得跟你糾正一點,青山區的真正股東不是我,我冇那麼多錢,寧龍昨晚隻是給我撐麵子,才說我是唯一股東,實際上我並不能安排青山區的項目,所以蘇老太太是打錯主意了。”

蘇顏一聽,小臉蒼白不已,拿著筷子的手也在輕輕顫抖。

她還想說什麼,但卻不知怎麼開口。

在某些事情上,林陽的確會去幫蘇顏,甚至他自己受點委屈都沒關係,但這種事情,他冇有義務,也冇有必要。

林陽撇了她一眼,淡淡說道:“待會兒我就不去蘇家老宅了,你可以跟爸媽一起過去,趁著蘇老太的這個口子還冇有撕太大,叫她趕緊堵上吧,不然事情愈演愈烈,等不可收拾之後,蘇家也就完了。”

說完,林陽將碗筷收拾了下,便坐到沙發上繼續看電視了。

蘇顏有些失神。

片刻後,張晴雨的大嗓門又響了起來,得知林陽不去老宅,更是罵罵咧咧,猶如潑婦。

不過好在蘇顏將她拉走了。

三人打了車,忐忑的朝老宅趕去。

林陽冇來,張晴雨想著怎麼跟老太交代。

蘇顏則思緒著如何製止老太太。

蘇廣繼續混著。

蘇家。

“什麼?林陽那個混蛋居然冇有來?”

一身阿瑪尼西裝的蘇張揚臉色一黑,冷哼連連:“奶奶請他過來,他居然還敢擺譜?這是要反了天嗎?”

昨晚蘇老太一口氣簽了七個項目,蘇北接手了四個,這四個項目裡隨便哪一個都有近百萬的利潤,為了犒勞自己,蘇張揚大晚上去選了套上萬塊的阿瑪尼。

“就是,彆以為他認識寧家還有徐家就能上天,說到底,他現在還是我們蘇家的贅婿!”蘇美心也陰陽怪氣的出了聲。

倒是旁邊的蘇妤開了口。

“美心,這麼說不太好吧,彆人林陽可是青山區項目的大股東啊……”

“大股東了不起了?他大還是奶奶大?難道他現在走運了,就能不管這些長輩了?”蘇美心聲音提高了八度道。

蘇妤不語。

張晴雨這才瞭解到昨晚發生的事,一時驚為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