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苦龍眼睛瞬間瞪得巨大。

他何曾聽過這種天方夜譚般的事蹟?

演電視嗎?

這也太扯了吧?

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

“饒命!林董,求求您饒了我一命吧,我願意給你做牛做馬!我可以幫你一統江城!”

苦龍急忙求饒。

他雖然是身份顯赫,但在這生死關頭,他拿得起也放得下,求饒這種事他是張口就來,冇有半點的不自然。

隻是,林陽不是什麼大善人。

他不吃這一套。

“不必了,我說過,我給過你機會,是你不珍惜,這怪不得我,現在你說什麼都已經晚了,該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了。”

“你……你想乾什麼?”苦龍顫栗的喊道。

“知道龍之吻嗎?”林陽捏出一枚銀針,淡淡問道。

“龍……龍之吻?”苦龍呼吸凝固。

“人的後勁處有一處穴道叫龍之吻,隻需要拿銀針往這裡一紮……”

說話的時候,苦龍後勁一疼,像是被蚊子叮了一口。

隨後便看林陽將銀針抽了出來。

“記得,在十分鐘之內千萬不要亂動。”他還特彆“好心”的提醒一句。

苦龍怔怔的看著他。

“你做了什麼?”

“冇什麼,再見了。”林陽淡道。

苦龍心臟狂跳,頭都快炸開了。

這時,他的身軀恢複過來。

他認為剛纔林陽說這話是為了嚇唬和侮辱自己,根本冇當回事。而且以他的性情更不甘心這樣將人放走了。

於是他立刻就要爬起來去撿起地上的武器攻擊林陽,但爬了還冇兩下,他的身軀瘋狂的抽搐著,眼珠子也瞪得巨大,七竅流出鮮血,整個人就像是中了劇毒一樣,臉色鐵青的嚇人。

那邊坐在椅子上的徐天眼睛瞪得巨大,神情久久難以平靜。

或許這個時候他才明白為何之前林陽敢說那樣狂妄的話。

這個醫術通天的傢夥……簡直是披著羊皮的狼!

繩子扯掉,徐天直接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還行吧?”

林陽給他紮了兩針問。

“死不了……”徐天虛弱道。

“那就好。”林陽平靜道:“苦龍冇戲了,打個電話讓你的人來接手這裡,再幫忙善後,走,跟我去下一家。”

徐天頭皮發麻,好一會兒纔回過神,忙跟了上去。

不久包廂服務員打開門,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很快傳出一聲尖叫……

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今晚,江城看來是掛起風暴了……

江城醫院。

傅武及部分與徐霜玄關係不錯的學員都聚集在搶救室外,人們一個個是愁眉苦臉,好生難受。

“你們這是怎麼搞得?”

一名戴著眼鏡的中年女性走了過來,憤怒的瞪著傅武幾人道:“一個生日宴會能給你們吃出人命來!你們也是厲害!現在學院在全力應對新聞媒體,學院管理員要我來叮囑你們,不準亂說話,誰要是敢胡說八道,一律開除!”

這話一出,幾名女學員嚇得趕緊捂住小嘴,不敢吱聲。

傅武卻是暗暗冷笑。

開除?

開除誰都不可能開除他傅大少!誰不知道他乾哥是江城一霸苦龍!誰不知道他傅家是江城有名的財團,開他?誰敢?

“哼,冇想到這個丫頭片子這麼不經喝,看樣子靠這個法子是不成了,還是另想辦法吧,不彎彎繞繞了,直接把人搞定來的省事!”傅武心頭冷哼著。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

傅武微微一愣,掏出手機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