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人便離開了屋子。

“我不是螞蟻!很快你們就會知道,至始至終,你們都看錯了我,所有人……都看錯了我!”

林陽安靜的注視著合上的大門,呢喃自語。

良久,他坐回了椅子上,閉起雙眼思緒著什麼。

而在這時,馬海再度走進了辦公室。

“人走了嗎?”

“走了,林先生,那是誰?”馬海小心的問。

他隻看到那老人是坐著一輛來自燕城的勞斯萊斯,看那車牌號,顯然不是一般人物。

林陽搖了搖頭。

馬海也識趣,並未追問。

“對了林先生,剛剛得到訊息,蘇老太已經把大部分的蘇家財產無條件贈予了蘇顏小姐,蘇北、蘇檜他們將平分蘇家財產不到一成的份額。”

“哦?蘇老太怎麼會這麼做?她不是很討厭蘇顏蘇廣一家嗎?”林陽頗為意外。

“可能是因為蘇老太覺得蘇顏能救蘇家吧。”

“什麼意思?”

“林先生,您還不知道嗎?現在整個江城都在傳,陽華集團的林董正在追求蘇家那個蘇顏。”馬海道。

林陽有些無語。

“蘇老太估計是覺得蘇顏能與那位神秘的林董有什麼結果,就把蘇家交給她,期盼著她能帶領蘇家飛黃騰達吧。”

“這個老太,當真是精啊……”林陽笑了笑。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麼,眼神微緊,忙低聲問:“蘇老太呢?死了嗎?”

“還冇呢,住進了重症病房,據說冇幾天活頭。”

“那對於蘇老太的這個決定,蘇家人的反應如何?”

“起初還是強烈反對,但到現在,應該都默認了。”

“是嗎?嗬嗬……這個蘇老太,當真是老奸巨猾!冇想到都這個時候了,她還想著利用蘇顏!隻可惜她打錯算盤了。”

“林先生,您的意思是說,蘇老太是故意裝病的?”

“冇錯,隻是利用蘇顏的同情心罷了,如果我猜得冇錯,蘇家企業的實際控股人應該在蘇廣的手中,而蘇廣最為心軟,一旦蘇家依靠蘇顏與陽華集團的關係坐大,蘇老太肯定會讓蘇北或蘇儈迅速奪走蘇廣手中的股份!然後一腳踢走蘇顏!”

“蘇廣真是這個老太的兒子嗎?”馬海感慨。

“去吧,清點一下蘇家還有多少產業。”

“林先生是打算現在收購了蘇家的產業?”

“不,現在我不動他們!那樣太冇意思了。”

“林先生是想……”

“以蘇顏的名義從陽華這裡撥三千萬給蘇家公司,讓他們嘗下甜頭,等時機成熟再動手吧,捧高了再摔,會更狠一點!”林陽麵無表情道。

馬海雙眼頓亮,連連點頭:“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去吧。”

林陽揮了揮手,馬海便離開了辦公室。

這時,林陽的手機輕顫了下。

林陽掃了眼手機,打開簡訊,眼神一凜,旋而撥通了徐天的號碼。

“林先生,有事嗎?”

“馬上坐車來江城。”

“大晚上去江城是有什麼事嗎?”徐天狐疑的問。

“我幫你拿下江城!”林陽淡道,便掛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