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作弊啊?”

這邊的林陽嘴角上揚,淡淡笑道:“開少,咱們的合同上可是說了,作弊的話,將自動認輸,並且賠償對方三倍的金額,白紙黑字,你應該不會抵賴吧?”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開少呆呆的回過神,望著林陽:“你用了什麼手段?”

“我可什麼都冇做,人是你的,馬是你的,難道你還能認為是我用了什麼妖法?”林陽笑道。

開漠要不是個無神論者,恐怕還真會相信林陽是會什麼妖法。

畢竟這實在是太誇張了……

開少一眾啞口無言。

“另外剛纔的事情,開少,你能給我個解釋嗎?”林陽淡問。

“解釋什麼?那是那個騎手的個人行為,跟我有什麼關係?”開少暗暗咬牙道。

“死不承認?冇事,我不計較,反正我賺了三億。”

林陽嘴角上揚,隨後拿起桌上鑰匙朝後麵石化中的蘇顏道:“老婆,會開蘭博基尼嗎?”

“不……不會……”蘇顏渾身一顫,連連搖頭。

“法拉利呢?”

“也……也不會……”

“行,那你去外麵叫輛拖車,把這些車拖回家。我們打車回去。”林陽道。

蘇顏又湧起一股眩暈感了。

“好了開少,第二場你們也輸了,這次賭的也大,諸位應該都冇資金了吧?我想我該告回去了。”林陽笑道。

“不準走!”

越少等人急了。

“還要賭?”林陽皺眉。

“當然。”幾人咬牙切齒。

“可你們冇錢了!”

“不是能簽合同打欠條嗎?”

“這……”

“越少,算了!算了!”綠毛將越少拉來,小聲道:“彆再賭了,我感覺太邪門了!這小子貌似不簡單!”

“不簡單個屁,一個隻會吃軟飯的廢物?我們這麼多人還怕他?這要是傳出去了,咱們不得被彆人笑死?你爸也會說你丟人!”越少氣沖沖道。

“可是……”

“接著來吧!”

這時,開少也低吼了一聲。

人們皆顫,朝開少望去,才發現此刻的他眼睛都紅了!

他也上頭了!

他也不認輸!

他也想回本!

最主要的是……他不相信自己會輸給這樣一個廢物!

“那行,就繼續來吧,簽合同!打欠條!”

林陽爽快的答應了。

兩個小時後……

蘇顏像個傻子般呆呆的走出了莊園。

與她同樣模樣的還有張茂年及成萍。

蘇顏的手上提著個袋子,裡麵裝的都是車鑰匙。

法拉利、蘭博基尼、邁凱倫,除此之外還有十來張銀行卡給一堆欠條。

“以後這個莊園就是咱們的了,小顏,你拿著這個合同早點去辦理過戶!冇事的時候,你可以帶爸媽過來這裡住幾天,散散心。”

林陽從後麵走了出來。

蘇顏雙眼失神的望著他,呼吸逐漸急促了。

“林陽。”

“怎麼了?”

“你……你捏下我的臉。”

“好。”

“呃……疼!”

蘇顏痛呼一聲,白皙的小臉蛋有些發紅。

“原來我冇做夢?”

“做什麼夢?”

“這……這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現在起你就是身價十幾億的小富婆了!”林陽颳了下她的小鼻子,隨後走到旁邊,把開少新買的蘭博基尼毒藥開了過來。

“上車吧美女!”林陽探出頭道。

“嗯……嗯……”蘇顏還處於懵圈狀態。

跑車揚長而去。

後麵的張茂年跟成萍才恢複過來。

“怎麼辦?”成萍臉色不太好看。

“嗬嗬,這可是好事,咱們該高興纔是,你怎麼一副哭喪臉?”張茂年吐了口氣道。

“好事?你從哪看出這是好事?這一家要是得勢,咱們都不好過!”成萍瞪大眼道。

“嗬嗬,彆急,走,跟我去找爺爺!”

張茂年眯著眼笑道,隨後鑽進車內,朝張家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