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叫林陽?”那叫曹小嬌的嬌小女孩狐疑的打量了一圈,困惑道:“我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名字。”

“喂!小妤姐夫,我可警告你,你今天來這,可不是當護花使者的,也不是來蹭飯的,你來這純粹就是當個路人的,明白嗎?”

“純路人?什麼意思?”林陽不解的問。

“還不懂?就是要你跟過去了當個隱形人,什麼都不要說,什麼都不要做,甚至連飯都不要吃,明白嗎?就是不準你妨礙我們!”周媛圓哼了一聲冷冷道。

“放心,隻要不發生什麼事,你們就當我是個隱形人吧。”林陽笑道。

“發生了什麼事,你也給我當隱形人!”周媛圓瞪道。

林陽笑了笑,不說話。

這時,一輛加長版林肯車開了過來,停在了校門口。

“哇!”

校門口響起陣陣驚呼聲。

不少路過的學生紛紛取出手機拍照。

而在這時,車門打開,一名穿著西裝的人走下。

“請問是蘇小姐跟周小姐嗎?”西裝男問。

“是我們呢,您是?”周媛圓小心的問。

“幾位小姐,你好,我是董導的助理,董導讓我來接幾位,請上車吧!”西裝男微笑道。

幾女一聽,頓時激動了,立刻鑽上了車。

林陽也跟了上去,但被那助理立刻攔了下來。

“這位先生,你是誰?”助理問。

“我?我是蘇妤的姐夫啊。”林陽忙道。

“可我們董導冇邀請你啊。”助理微笑道。

“這……”蘇妤一臉為難了。

“你自個兒打車吧。”這時,車裡麵的蔡燕喊了一聲。

“對啊,打車吧,你怎麼來,怎麼走,還要我們教?”周媛圓也譏笑出聲。

“助理先生,能讓我姐夫搭個車嗎?”蘇妤有些為難,小心的問。

但林陽卻擺了擺手道:“小妤,算了,不行我就打車過去吧,你們先走,我馬上到。”

“姐夫……”

“放心,我說過,我不會妨礙到你們的。”林陽笑了笑。

“那……好吧……”蘇妤猶豫了下,輕輕點了點頭。

“什麼土包子也想上董導的車?”

那助理撇了眼林陽,冷笑了一聲,將車門合上,便跑去開車了。

不一會兒,加長版林肯揚長而去。

校門口的學生是指指點點。

“這四個女的怎麼上車了?”

“嗬,肯定是被有錢人包養了!”

林陽搖了搖頭,站到街頭攔起出租車來。

但在這時,一輛大奔突然停在了林陽的旁邊。

車窗搖下,是一名中年男子。

他看了眼林陽,旋而猛地跑下了車。

“林先生您是林先生吧?”那男子激動的握住林陽的手道。

“你是?”林陽眉頭暗皺。

“林先生您真是貴人多忘事啊,半個月前,我們在陽華集團見過麵啊,就在會議室!”中年男子激動道。

“你……嘶!我想起來了,你是叫於興文吧?搞營銷公司的吧?”林陽恍然,但卻暗暗皺眉。-